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保密
  • Email:保密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3 篇
    回复总数:72 条
    留言总数:3 条
    日志阅读:8415 人次
    总访问数:1766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四十而立发表的博文
那一樽炉火,那一曲丝竹[2018/1/16 21:52:44|by:四十而立]
那一尊炉火,那一曲丝竹

子夜,忽醒。炉火正红,霍霍映照在墙上,橘黄色的暖意晕晕散开去,铺开一片温柔,不由使人发怔——那种美丽实属少见!
恍惚间,耳朵摄入一种细如丝竹般的音韵,悠扬,婉转,忽长忽短,忽高忽低,忽欢忽失,幽幽长长,缠绵不休……
我不敢笑。这种静寂中偶然拾得的美妙,何曾有过?何时有过?只怕就在这夜半时分才独有的吧!我怕我浅浅一笑,就会惊起一岸嫩柳,一汪涟漪,一对白鸥,翩翩然远飞去……所有的美意,变了模样。
一角帘外,月亮下了一层雪,浅浅的,薄薄的,像洁白的信笺。你大可随意抽得一张,涂鸦,给自己,给恋人,给平时无暇顾及的情感添香赠色,最好是简单的那种,素雅的,清丽的,水墨般的那种。
帘內丝竹悦耳,帘外皎白溶溶,仿佛这一切都是一种安排,一种天地和谐的共鸣,一种亘古就有却迟迟知遇的缘,一种深情款款的似呼唤回归的道白,由远及近,包围着你,融化着你,你渐渐沉溺其中,尽情游曳,悠然赏阅……
儿时,家境贫寒,谁家冬有一炉,便是上上人家。我家绝对是没有的。于是,爷爷家的那一泥炉便是我们最钟爱的物件,原因只有一个——它可以炒一些玉米黄豆之类的小杂粮作零食吃。
爷爷奶奶自然不悦。岂不说叽叽嘈嘈耳朵不得清净,就是那难闻的糊味,满屋子的烟,呛得人咳嗽不已,泪湿麻巾,只得洞开门窗,予以释放。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本来就天寒地冻的!我们可不管这些,爷爷奶奶也不会真的把我们撵出去。食料当然是自己带的(爷爷绝不会贴补我们这些的,否则更是“引狼入室”),抓一小把放在炉盖旁边,用炉钩小心地翻动,不久,那小家伙个个摇头晃脑,憨态可掬,扭着小身段,渐渐发胖,再胖……只听噼噼啪啪一阵响,犹如细雨点轻拍草叶,胖身子都裂开一道缝;还有就是“噗嗤”一声,一小股白烟升起,那小胖子要么矮瘦下来,要么一跳,溜之大吉了……最喜欢玉米粒的爆裂声,清脆,响亮。有的还忍俊不禁,开出洁白的花儿来。实则她最调皮,总是蹦蹦跳跳,逃得到处都是,好让我们追寻,找到了也不忍下口,摆一长溜,来一场意味十足的——赏花!后来,村里就来了爆玉米花的,还是那红红的炉火,旋转着漆黑的大肚子,时间一到,“嘣”一声惊天动地,遍地开花,实实再不用有“不舍”两字了,大把大把往嘴里送。
想到这里,还是想笑——这丝竹之音和这段儿时的经历联系太牵强,那炉火却是一样的红,一样的暖,只是有时差而已——黄毛丫头和大腹妇人。当时欣欢的纯粹,现在忆得纯粹——纯粹的回忆欣欢!
听,儿时的另一种声音又响起,撩开你耳边的发丝,缓缓流入耳膜——沿高粱杆的骨节切两段,把其中一截一侧的皮捅开,再把另一截插进去,淋湿了,然后拉起来,“吱吱咕咕”,清清细细,长长短短,轻轻软软,如吟似唱。最有诗意的是依靠在柏树杈上(爷爷家有一株柏树,那是全村唯一一株,我们常引以为豪)在柏香缭绕,羽状叶影婆娑里或在霏霏杏花雨巷,或在收割了庄稼的田垄上……闭眼轻拉,此刻,没有自己,只有一位大音乐家,在和自然相拥,在拉奏世上最美妙的旋律——那绝对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
曾记得有次,和儿子闲暇无事,聊起此间的趣,于是心血来潮就地取材做了一个,儿子拉了拉,笑得前仰后俯:“这也是乐器呀?”我无语——儿子,我们那个时代的趣呀,岂是你们这些生活在优越条件下的孩子们所能理解和感受到的呀?那是劳动者的智慧和杰作啊!
袅袅丝竹之音,渐渐淡去,说不定只是路过我的家小留一下而已,在这寂寂的夜里,丢给你一些素素的往事,让你温馨一番,让你感慨一番,记得它曾来过,你也来过,趣也来过,你也不曾完全忘却过……
这炉火和丝竹之音,确实是相依相恋的,只是一只壶,壶里一掬水,在红火的抚慰下,抒意释怀,似歌似诵,清音袅娜,岂不“美妙”如“天籁”?
丝竹之音已失,炉火也阑珊……
睡意袭来……
阅读次数(358) | 回复数(1)
上一篇:短诗一组
下一篇:中国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