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Y730329@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8 篇
    回复总数:62 条
    留言总数:0 条
    日志阅读:7378 人次
    总访问数:2486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叶子发表的博文
散文漫步[2016/1/27 20:24:56|by:叶子]

漫步散文畔
清早,我从沈从文老先生的笔下走进了云南歌会,看着那些穿戴特有民族服饰的少男少女,躲在山凹或树林子中,对唱着情歌,那种胆大、性情、直白着实让人喜欢。喜欢的是他们这种雅的谈情说爱的方式,合着地方特有的自然风景,听着悦耳的鸟叫,好像自然也在为他们奏乐。更热闹的是”金斗满会“,这里人多人杂,老少皆有,人数更多,齐唱、单对、形式不一,更主要的是传承,是老一辈对下一代的传教,以免了这种传统文化的丢失。
”金斗满会“散场,意犹未尽,独自漫步在河畔,不曾远处传来了一声《吆喝》,原来我竟走进了北京,在萧乾的吆喝声中聆听北京的声音。这声音里你能知道不同行业的腔调。一天中不同的时段吆喝的内容不同,但全頻着这吆喝在北京的上空飘荡,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飘扬,飘进了老人、妇女、小孩的耳朵,需要买的来了,不需要禁不住诱惑的也来买了。这是三四十年前的北京。现如今,你想听吆喝,只有在讲究点的,要传承北京文化的饭店里能听到几声,但这却少有了那时的热闹与情趣。那时饭店招揽顾客有个店小二站在门口,见有客人来店小二便吆喝开了,现如今的吆喝是在店里,只是为了模仿景象,敷衍顾客而已,而现如今的顾客也是在敷衍着这种吆喝,为的是急匆匆吃罢饭,赶自己的路程与工作。至于进店吃饭是不是为了听听北京特有的吆喝,那就不得而知了。如今这吆喝声只能在艺术中听到,生活中鲜有了,因为北京的街上,被车辆挤的满满的,已经没有吆喝的地方了,时空被挤占了,城管也不允许的,吆喝声淹没在了现代化的进程中。
走着走着,吆喝声又回荡在我的耳畔,我疑似听到了卖咸鸭蛋的声音,于是便抬头遥望,原来我走进了汪曾祺的家乡。站在端午的太阳底下,看着小孩子手腕上系着百索子,放着黄烟子,那个乐啊,真是从心里荡出来的。午饭的时间到了,我也凑热闹,走进他家,吃了一顿他家乡特色的端午的饭”十二红“。这在北方我的家乡是没有的,我的家乡端午是要吃饺子的。南方的”十二红“与我家乡的饺子是一样的,只是个名目。吃的是名目,传承的是地方特有的文化。我不知道他们那儿现在还吃不吃这种饭,因为我只听汪曾祺先生说了,别人现在没有说。反正我这儿端午还是要吃饺子的,只是少了一份儿时的丰富多彩。吃罢午饭,又随着小孩子走出了家门,看着在大街上汇聚的小孩子们个个或一侧,或胸前挂一个络子,里面装一个咸鸭蛋,玩着、比较着、笑着、闹着,闹够了,玩累了便拿出咸鸭蛋打开来吃。他们看的是鸭蛋的色,吃的是鸭蛋的香,却不知里面费尽了他们阿妈与阿姊多少的心血。我没有吃过高邮的鸭蛋,听着就知道很香。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这样用心地腌制’筷子头一扎下去就吱地冒红油的鸭蛋‘了呢?
现在的歌会、吆喝、鸭蛋都是在经济的带领下走的,走的没有了他们那时的韵味、情趣与口味,不知道这种韵味、情趣与口味还能不能走回来?




袁志美
13230090688
阅读次数(252) | 回复数(2)
上一篇:乡镇党委书记
下一篇:二强探家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