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魏素英
  • 性别:女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592133154@qq.com
  • 个人签名: 多来点评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4 篇
    回复总数:189 条
    留言总数:11 条
    日志阅读:46063 人次
    总访问数:11253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魏素英发表的博文
《河北小小说》原创《青岛行》 [2022/2/12 10:45:23|by:魏素英]

《河北小小说》 原创《青岛行》  

发的虽是小说,我觉得更是散文(不是虚构)。故也发在这里。

                        青岛行



                         魏素英

孙子孙女去青岛了。

要说孙子孙女去青岛,得先从儿子儿媳去青岛说起。要说儿子儿媳去青岛,

得先从他(她)们俩人卖菜说起呢。

其实,在卖菜之前,儿子儿媳也是有事做的。做事的地儿还是大厂子大公司呢。活儿有点累,挣钱不少,在外人眼里——这活儿是值得做的。不少人对他(她)们都是羡慕和佩服的,就说:“你看人家这两口子,都能挣钱!”

儿子是钢结构建筑工程公司的工人,是搭建厂房和生产车间的。这活儿是登爬上高的,要注意皮肤不能让彩钢平板的边沿划伤,它是和刀子一样锋利的;要小心焊接时不能打眼,打了眼就像得了红眼病一样,是疼痛难忍的。就是上药吃药也要几天好呢。儿子身高180,个大有力气,肯吃苦,做活儿又地道。儿子做这活儿,撂下耙子,能拿起扫帚,做这个活儿熟练,做那个活儿顺手,看他做活儿就跟玩似的,如正常人呼吸一样轻松。儿子是公司的骨干,领导的香饽饽。他在公司的半年里,公司就曾两次派他带人去内蒙古丰镇市的——燕京啤酒厂搭建生产车间呢!儿媳在服装厂做机工。厂子是计件工资,流水线作业。儿媳做的是下衣包缝,她做的这活儿,在生产车间她们的小组里,一个人做活儿多点儿,俩人做活儿还不够做。在她做这活儿之前,有不少人没做几天就打退堂鼓了,还说挣钱多也不做了。轮到儿媳做这活儿了,她已做就是3年。她手快,不惜力气,不怕累,又恨活,中午还不用她去食堂排队打饭,好心的同事们争着抢着把饭就给她打回来了。她上班不早,下班不晚,活儿全是在班时间做的,还不拖下一道工序的后腿。姐妹们冲她竖大拇指,“快手,女中豪杰呀!”

挣钱,事又做得好好的,就做呗!有一天,儿子儿媳却同时给公司和厂子写了辞职报告,说不做还就都不做了。他们先去银行支钱,后就去沧州买回来一辆4米多长的货车。接着,在车头上还弄了4个大字“蔬菜快运。”说干就干,头天下午俩人去蔬菜产地拉菜,第二天上午就赶集卖菜了,做起了捣鼓菜的买卖人。

主要菜是自己拉来的,工夫不打钱,就出油钱 。菜来得便宜,赚得多,卖得着,也敢卖。称是准斤准两的,卖的菜分量是足的,钱,有小零头抹了,不要,买菜的人心里舒服,买一次菜就记住认识了,下次买菜还光顾呢。有的人也会叫上两三知己来呢。儿子儿媳称菜麻利,找钱迅速,忙着,有人把菜落到摊子上也能及时发现,及时把菜还给顾客;有人忘了等着找钱,哪怕离开了摊子到了人群里,也能追上找到这人,把钱一分不少地交到人家手里。集上忙时儿子儿媳每人把着一台电子秤,在俩人前面称菜付款的人也是排队的。往往在儿媳面前排队的人要比在儿子面前排队的人多呢。她会说话,尊敬人,给有了年纪的人交代买卖时都大伯、大姨的叫呢!菜没卖多少时日,那些要菜的大客户就上来了,早餐店、饭馆、幼儿园、学校、厂子······这些人来得早,刚上集就到了,手里都拿着单子,菜大体看一眼,不挑不拣,不问价钱,不看称,扔下单子就走了。给人家弄好了菜,有的要送过去,有的也会自己来取的。卖菜比上班也不轻松,一日三餐是没有准时间的。早晨,菜不全要去县城的批发市场补菜,饿,也就随便吃点;中午饭是要过晌的;下午要去拉菜,回来早晚是不确定的,晚饭也是不确定的。有时人们都睡觉了,俩人还没有回来呢,第二天人们还没起床呢,没想到就又走了。捣鼓菜熬人,儿子儿媳没事没事的。别看整天风风火火、忙忙碌碌的,满脸却都乐呵呵的,激情饱满呢!见他们做得高兴,我看着心里也痛快:他们还年轻有本事吃苦受累的。吃苦受累对俩人也未必不是好事呢!

有一天,儿子儿媳赶集把菜卖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未剩。这是从没有过的。我纳闷:怎么卖了这么干净呢?吃了饭,儿子又冲车,大车小车都充得锃明瓦亮。冲完车,他把我们叫到屋里,坐下,这才跟我们摊牌,“爸,妈,我们不想在家里了。想去青岛卖菜呢······”

卖菜就卖菜呗!怎么还出省去青岛呢?真有点想不通呢。

说走还就走了,一人开着一辆车,大车小车全开走了。

车走,人走,家里空多了。家里6口人,走了俩人,剩下4口人,两个老人和两个还上小学的孩子。车,天天出入院子的“呜呜”声没有了,儿子儿媳忙碌的身影看不见了。他(她)们俩人在家时也不觉得怎么有生气,走了就觉得家里静了好多。多静,我是闭嘴的。孙子10岁,孙女8岁,都这么小,父母就不在身边了,轮不着我说呀?俩人在家时,孙子孙女傍晚放学回来,见不到父母也就问一声,“我爸妈拉菜去了?”也不等你回答,就放下书包写作业了。俩人在家时,俩孩子几天见不到父母的面也不在乎。这一走就不行了,孙子说:我都不知道怎么想爸妈啦!孙女不提爸妈拉倒,一提爸妈眼泪就哗哗地掉呢!倒是儿媳有心先打视频过来了。“妈——”俩孩子高兴极了。孙子还是先说了一句不知道怎么想爸妈的话;孙女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早涕不成声了。

儿媳说:“你们想我,这不是见着了吗?哭什么呀?”

孙子说:“见着,咱们也隔着500多公里呢!”

孙女说:“见着,也是虚幻的,挨不上你的。”

儿媳放低了声音,故意偷偷地说:“我就怕我俩不在家,你爷爷奶奶欺负你们呢。我就想看看你们饿矬了没有?饿瘦了没有?”

俩孩子噗嗤了一声,异口同声地反问母亲,“哪里的事呀?!”

儿媳抿嘴笑了。

儿子儿媳在青岛也惦记着家里,惦记着家里的孩子,惦记着孩子的学习呢!俩人走后半年多,魔鬼疫情就像决堤的洪水——肆无忌惮地在全世界蔓延开了。一时间就听说XX城市封了,XX县城的小区封了,XX乡的XX村也封了······孩子们不能正常去学校上课了,只能在家里上网课了。从青岛过来的视频就频繁了。视频频繁内容却是一样的,儿子儿媳说的话,在我的耳朵里磨了茧子,孙子孙女也都能背得滚瓜烂熟了。到后来,视频过来,俩孩子你看我,我看你就不用爸妈再说话了,俩人抢先一起背“上课要全神贯注地听讲,不走思,不做小动作;作业要认认真真地做,写得清清楚楚的,题要少错,最好不错;最好今天学的今天会,不要拖到明天。陈芝麻烂谷子的堆着,就是灾呀!”

儿子儿媳走后,我就觉得膀肩沉了,说来就来的疫情就又增加了膀肩的分量,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在家里陪着孩子上网课呢!毕竟自己也是上过学的人,是做得住的。给孩子们树个榜样,激发激发他(她)们的学习兴趣,这可是大功一件的好事呢!此时,孙子在上语文课。我搬了椅子,挨他坐下。上课的是一位女老师,她在给同学们读课文。这位老师读得太好了,就像电视上的人读得一样一样的。听着听着,就把我带进了一个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牛有羊、还有蓝天白云的极广袤又美妙的境地。我脱口而出,“这散文太美啦!”

孙子说:“奶奶,这篇课文是记叙文。”

我的手捂住了嘴。好后悔呢。

孙女上英语课,我也搬了椅子,挨她坐下。我没学过英语,总觉得新鲜。上课了,老师给同学们复习完上一节课学的英语,就开始教同学们今天要学的几个英语单词了。老师先把这几个英语单词读了两遍,后就一个英语单词一个英语单词地教同学们读了。我侧着耳朵,还睁大眼睛,瞅着手机屏幕上的英文字母,听老师读。第一个英语单词,我还没听清楚,孙女就跟着老师读了;第二个英语单词,我也还没听清楚,孙女好像也读对了;第三个英语单词,我听清楚了,张嘴又忘了,还没能读出来······

我认输了,不得不承认孙子孙女现在学的,自己不好学会了。孩子有孩子的本事,平日里,也没见谁教俩孩子使用手机呢,到了用时小手还真巧呢!俩孩子自己会用手机听课;会用手机发作业;会用手机检查错题;有不会的题,还会找在手机里的老师给讲解。咱是自叹不如的。俩孩子一人一部手机,在俩屋里听课。下课要休息了,总是孙女喊孙子,“哥哥,咱打羽毛球啦!” 星期五下午上完课,也总是孙女拉着哥哥到我跟前说一声,“奶奶,我跟哥哥去广场啦!”

一天星期五的下午,上完课,倒听孙子 喊:“妹妹,咱上广场呀?!”

孙女说:“好。哥哥,你等我一分钟。”

俩孩子还没走出院子,我的手机就响了,儿子发视频找孙女。他劈头盖脸地质问她,“这道数学题,你不会呀?人家刚发上去,你就截图?发人家的呀?······”

你说怎么那么凑巧,儿子是有孩子的作业群,她一发他就正好看见了呢?!儿子对孙子孙女历来是严厉的。打小俩孩子走路摔倒就没扶过,还给限制时间喊“一、二、三”的。喊完要不起来,不是挨一巴掌就是挨一脚的。就为躲过这一巴掌和这一脚,孙子孙女就是摔疼了,也不等爸爸喊“三”就起来了。孙女3岁那年夏天,她穿了一条短裙儿,也是摔得重了点儿,等爸爸要喊“三”了,她才一跃而起,喊“两个半”!儿子训孙女这么训了那么训,训得她光掉眼泪不敢出声的。

还是儿媳解了围,她说:“小妞,俺问你,一、你为什么截别人的图,不自己做呢?二、你打算今后怎么办呢?”

孙女擦了擦眼泪,眼看着地说:“这道题老师让下了课就做,先发上去。这道题我会,为了出去玩儿,就没做,截了图;我也没想到爸爸会看见呀?往后,我绝不会这么做了。”

有吃有喝的日子过得快呢!不知不觉地孩子们要放暑假了。这天下午学校里所有上网课班级的最后一节课——都是安全课。老师们重点的对孩子们进行了防溺水“六不准”和“四牢记”的教育。且今天的作业也是:每个学生都要把这防溺水的“六不准”和“四牢记”抄写一遍。

孙子抄写完了,发到群里,就喊孙女,“妹妹,去广场呀?”

孙女好像又迷上了手机。不过,也立刻答道:“好。哥哥,你等我一分钟。”

俩孩子还没走出院子,我的手机又响了,儿子发视频找孙女。他劈头盖脸地质问她,“你懒不懒呀?抄的作业你也截别人的图呀?······你想怎么着吧?······不想在家里上学了?······好,来青岛吧!”说完,还把视频挂了。

唉!怎么又截别人的图呢?儿子是火眼金睛?

鸡鸣晨曦,开门做饭了,儿子把车也开进了院子。500 多公里,大晚上的,俩人生赶了回来。俩人在这个点儿回家是家里人没有想到的;俩人这次回家给家里带来的欢乐很快也飘走了。孙子觉得到了青岛全是陌生人,他就舍不得家里的这些熟悉的老师们和同学们呢!孙女自知犯了错,她就不知道要到了青岛会怎样发落她呢。爱说的她,见到父母没有说话,就是吃早饭,头也是老低着。

要走了,孙子孙女抱住了我。俩孩子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俩孩子。孙子还在埋怨妹妹,“要不是你,还能在家里上学呢!”

车缓缓地从村子的东头行驶到村子的西头,再往北拐,车就被街北这里的房屋给挡住了。我的视线也停在了这里的拐角处,还浑然不觉呢!时间一秒一分地倒也回过神来,心想:再给儿子儿媳说句话吧!我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儿媳,我说:“妈,相信你会好好地教育孩子的。”

找到儿子,我说:“你听着,不管俩孩子犯了什么错,你要敢给我打,让我知道了,我和你没完。”

   

阅读次数(14060) | 回复数(7)
上一篇:俺那老头子
下一篇:西散原创(2021 年9月)小村轶事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