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282 篇
    回复总数:4690 条
    留言总数:64 条
    日志阅读:947903 人次
    总访问数:124454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投笔从戎,战斗在敌人后方(三) [2022/5/13 13:41:29|by:hewanzhi]
徐英:投笔从戎,战斗在敌人后方(连载三) 何万志 杨耀树 胥文川 整理

三、争取第三十大队独立营长杨文凤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寇大举侵华。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国民党在华北的部队溃退南逃,一时,散兵土匪横行,人心慌慌,非常混乱。
广大工农群众、知识分子,在民族危亡关头,不愿当亡国奴,纷纷参军参战。而地主豪绅,也出来组织联庄会等武装,各霸一方,一时司令遍天下,主任赛牛毛。这时,杨文凤与刁多三合伙在白沟河以南,雄县、容城一带也以抗日为名组织起武装。杨文凤是雄县大营镇人,土匪头目,依靠白洋淀芦苇作依托绑架勒索。趁机拉起了三百多人的队伍。后来在一次内哄中将刁多三打死,杨文凤独揽大权,队伍也逐渐扩大。
为了团结杨文凤继续抗日,我党采取了多种措施。先后委派干部贾桂荣、阎钧、徐英等对他劝说教育,但他屡教不改,最后投靠了日本,1944年,在一次战斗中被我军击毙。
1939年3月初,徐英和田参谋、两个侦察兵共四人,骑自行车离开徐恩荣部队,又到了第五分区司令部(后期改编为十分区),由分区政治委员周彪同志接见。当徐英说明来大清河北的任务后,周政委说:“杨文凤部在这里表现很坏,如果用武力解决他,我五分区可以出部队。”徐英说:“大队领导要我通知并动员杨部迅速转移到大清河南活动,我得到杨部看看情况,如果杨部听从命令,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杨部还拖延不执行命令,待我回部队汇报后,再决定怎样办。”周说:“好吧,到杨部去要多加小心呀!”徐英说:“是,要多加小心。”
就此离开五分区司令部,又到“华北民众自卫军”司令部江东升部,当时该部驻白沟镇。记得江部驻白沟镇靠南边一片瓦房,南边有个大院子,当时在院内由江东升接待的,院内警卫森严,警卫兵除带有长、短枪外,还背着大刀、刀柄上还系着红、绿绸条,看上去很威武。
当徐英说明来意后,又说他是四分区部队的,到五分区来,对各部队领导机关拜访,要求多加帮助。在前几天由一二〇师部队统一指挥,有贵部部分部队参加,我部三十大队也参加蠡县莲子口阻击战,贵部队打得很英勇,夺得阻击战的胜利。江说,我知道这个消息,一二〇师指挥得好,战士们打得也英勇。江又说,最近日军对冀中的扫荡、清剿更频繁了。徐英说,是的,从1938年10月,日军占领广州、武汉后,日军对蒋介石的战略进攻就停止了,转为对蒋战略诱降。日军将回师对其后方向我华北、华中创建的抗日民主革命根据地,反复进行残酷的扫荡、清剿,我军和广大人民群众必须做充分准备,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对敌人进行坚决顽强的斗争,直至取得最后胜利。
徐英在江部吃过午饭,便直奔白沟西南方向属容城县一个村的杨文凤部。
到达杨部后,我们说明来意,杨表示很“热情”。当大家都坐下来时,徐英便说,刘亦珂大队长让我们来当面转告杨营长,现在独立营的部队已有一定规模了。日军对我各抗日根据地区在加紧清剿、扫荡,尤其对冀中,首先是大清河北。因此要你们这个部队转到大清河南,和主力部队在一起进行反清剿、反扫荡斗争。大清河南目前回旋余地大些,请杨营长考虑什么时间动身转移?杨鬼头鬼脑地说:“上级命令应当服从,徐主任(张口就称‘主任')才到部队来,应各方面看看。我还有点事,某村有两挺轻机枪,非我(指杨)亲自去取才能给,哪天去还得具体联系。”看样子杨还是拖延着不马上转移。当时也不好硬逼迫他转移,只有过两天再看吧。
天已近黄昏,该吃晚饭了。徐英等四人,杨那边有五六个人,共十来个人,围坐一个大长桌,端上来的是玉米面窝头、小葱抹酱、小米粥。看样子是杨故意安排的。饭菜上齐后,他便说,我们抗日部队要艰苦奋斗,就吃小葱抹酱。徐英当时未说什么,心想这小子闹什么鬼点子。结果每天让徐英他们吃素的,有时候杨也陪餐,等陪徐英等人吃饭后,他们都是酒肉加餐。
杨还带徐英等到各班、排去看。结果一看,各班、排都住村南面,都是砖瓦房,有的北房一排三间,有的一排五间,都是西头住部队,东头住家属。这些“家属”,都是油头粉面的妇女。后来听说,这些妇女,真家属不多,多是战士在各村找的,有自愿的,有被迫的。徐英当时对杨说,咱们看了各班、排战士及其家属,就是未看到营长的夫人和家属。杨伪称:我的家属及夫人都在老家。
其实徐英已经知道,他才到该部不久,就有人偷偷告诉他,杨在×村找到一个得意的年轻少女,做他的小老婆,每次行军转移,都有专人护送,安排住处。现在他的小老婆就住在这家地主的四合院砖瓦房内,将大门口用砖砌好堵上,杨每晚架梯子到房内与小老婆会合住宿,不论白天黑夜,这里都有男女专人侍奉、警卫。
第二天早饭后,杨对徐英说,咱俩到村边转转。徐英当时暗想,这家伙又出什么坏点子,或有什么话要说。徐英当即答应,行,你说到哪里咱就到哪里。杨平时就身带两支驳壳枪,徐英身带一支驳壳枪,还有一枝八音撸子枪。他俩正在村边一面说话,一面走着。前面有几棵树,树上麻雀见人走去就飞,杨一举枪就打下一只。徐英一见连声说,你的枪法真好,要打日本鬼子,你一人就能打它一个大队。徐英心想,这是向我们示威了。就往回走,回到住所,屋内无人,忽然从他身上掉出一卷票子,他忙拾起来,便说,你用钱吗?徐英说不用,吃的老百姓供应,穿的公家发了,还用什么钱呢?你带这么多队伍,得随时准备点钱呀!正说着村干部进屋来了,便说,听说部队要转移呀?杨营长,部队别转移!就在我村住着吧!杨对徐英说,看,村干部不让转移!徐英说,这是杨营长在这村处的关系好呀!
杨离开徐英他们到别处去时,村干部又来了,小声对徐英说:“同志,我们为什么不让部队走,是因为部队住在我村,只是管点饭吃,部队离开我村,回头就根据在我村了解的情况,谁家富裕,就绑谁家的票,要谁家的钱,还不如留他们在村住,只是管点饭吃。”经村干部一说,徐英就明白了这帮土匪同老百姓的关系了!
过了一会儿,杨又来了,对徐英说,徐主任,我得出门洽谈那两挺机枪的事,如果回来得晚,请你带部队转移。徐英答:“不行,一定等你回来带部队转移!”说着,杨转身就走了。徐英内心打定主意,这个部队我不能带,一定要等杨回来。
晚饭后不久,营部的文书出来催徐英带队转移。徐英说,我同杨营长谈好了,等他回来带部队转移。天到半夜了,原在三十大队骑兵排当骑兵的战士抹着眼泪来见徐英,徐英认得他,名字记不起来了,徐英来到杨部时就看到他了,战士小声地说,徐同志,你们快走吧!杨营长要你带队,半路上设好埋伏,等你们到了,开枪将你们打死。他对外说,部队转移,中了埋伏,被敌人打死牺牲了!你们快走!徐英听了,将信将疑,回答说:“杨营长是我的好朋友,他不会害我,得等杨营长回来!你的话我明白了,你回去吧!”
这人走后,徐英叫两位侦察员将车子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气,将四辆车子都准备好。再看看、听听周围有什么动静。过了一会儿,侦察员说,车子检查好了,也没有什么动静。这时天已半夜,听到东面我们部队要转移的路上响了两声枪,看来那人说得有道理。
他们四人商议,咱们走吧!徐英要给杨写几句话,便找到一片纸,写了几句,大致是“杨营长:等你总不回来,忽然收到部队领导来信,说有急事,要我们速回,我们只好再见了。”徐英签了个名。接着研究怎样走,出门先向北,北面是新城,距离较远,不会有敌人来,走出二三里往西转,走一节再往南,直奔流通。流通在白洋淀边,有咱们的秘密交通站,到了流通上船进白洋淀住郭里口,这个村,群众条件好,是安新二区小队(雁翎队)的根据地。这样,他们按计划走,平安地到了目的地。
标签:hewanzhi     阅读次数(189) | 回复数(0)
上一篇:投笔从戎,战斗在敌人后方(一)
下一篇:赞滩里镇老年骑行队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