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凤迎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uwanxiansheng@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473 篇
    回复总数:1367 条
    留言总数:8 条
    日志阅读:225229 人次
    总访问数:35837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wuwanxiansheng发表的博文
瓦瓜子[2016/7/21 22:50:13|by:wuwanxiansheng]
瓦瓜子

随着时代的进步,一些劳动方式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无法忘怀的经典记忆,比如庄稼人的四大累,四大美,四大累是上河打堤拔麦子脱坯,四大美随着地域的不同、时代的变迁而有不同的说法,刘么的说法、黄甫的说法、辛庄的说法离着不到几十里就不一样,分为南北两大流派,东西两小分枝,有时间可以做为一个专题,和大家交流。

还有一些不能进入四大累的,瓦瓜子就是其中之一。

文安县属于亚热气候还是中温带气候,那是专家的事,文安人头脑里没有那个概念,文安人用自己的语言精准地概括了文安的气候特点,那就春旱夏涝冬撅嘴。春天你种庄稼吧,它旱得当当地。夏天眼看着快收了吧,几场暴雨就成了片汤了,到了冬天就只剩下撅嘴了。

村根子里的地,人们得当口粮田,那是保命的地,离村远的地块才舍得种上点经济作物,基本上是靠天吃饭。

打瓜在春天里种,地旱得冒烟,地块长,一百八十公的地头,二里多地呢,仅靠大河里的一点水点种。从地头到大河又两里多地,全靠肩膀一扁担一扁担地挑。那时我刚上初中,十四五岁,有一股冲劲,但是没有耐劲儿。几挑水下来,肩膀就有点隐隐作痛。细心的大哥把自己的褂子脱下来,垫在我的肩膀上,大哥光着膀子挑。即使那样也坚持不了几挑,由隐隐作痛变成灼痛。肩膀子被压出一条血槽子,肿起老高。汗水流进伤口,痛得我直掉眼泪。

好不容易种完,盼天盼地,老天爷给下了几场急时雨,种子没有白种,扎根发芽儿了。锄草,打药,施肥,掐尖,压蔓儿,头盆(读pen四声)瓜下来了,刚卖了几麻袋,半年的汗水换成了几张充满汗渍的皱巴巴的大团结,一家的生活眼看着就要有点起色。几场暴雨下来,二十几亩的打瓜变成了一片汪洋。

摘瓜,趟着没膝盖的水,脚下是软软的泥,深一脚浅一脚,连滚带爬,需要走四五里地,才能扛到高地上的小拉车上。

拉到县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大哥把瓜给人家扛到楼上,进门前大哥从兜里掏出两个塑料袋套在自己脚上。就是这样,大哥一边走人家一边用拖布拖,还口口声声说这瓜这不行那不行,大哥眉头一皱:“大姐,这瓜俺不卖了,你吃完了,这瓜子也值你给俺的那俩钱儿,等于你白吃俺的瓜!”

瓦瓜子!

后来我每每读到“农夫惜日长”之类的句子深有感触,地离家几十里地,交通工具又非常落后,出去就是一整天,两头不见太阳,当地人叫“爬洼”,带点干粮,带壶水,饿了啃几口干粮,渴了喝几口经过太阳暴晒几乎半开的污头水。

这还是其次,打开打瓜,红瓤、白瓤、黄瓤、沙瓤的,真是比蜜都甜,他城里人不吃,俺自己吃!这个瓜吃几口,那个瓜崴几口,没有多大功夫,肚子吃得比打瓜都圆,这哪里是吃得瓜啊,吃得是汗水和泪水,心疼啊!

早晨凉快点还好些,到了中午,烈日炎炎,几十里地没有一棵树,完全暴露在烈日之下,膝盖深的水似乎也要沸腾起来,人就象坐在笼屉里。开始还能蹲在泥水里,后来就坐在泥水里,再后来就是找一块稍微高的地方,在泥水里趴一会儿,就算是休息了。

背打瓜子比起一袋袋往外背打瓜的工作量似乎要小点,但是滋味好也受不了哪里去,一长蛇皮口袋子的打瓜子啊,压在脖子上,连打瓜汤子带泥水水也轻尚不了哪里去,打瓜汤子顺着脖子直流,好几天撒出去的尿都是甜的。

回到家里,你见过什么叫什么“戳不住个儿”吗?两腿直打颤,吃什么吐什么,甚至连澡都顾不上洗,倒到炕上一头就睡着了。

阅读次数(12223) | 回复数(3)
上一篇:刘凤迎说文之爱
下一篇:童年的趣事糗事伤心事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