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秋阳,本名:杨友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njyangyou@yeah.net
  • 个人签名: 本博客文章均为本人原创,如欲转载、改编请与本人联系,否则视为侵权。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08 篇
    回复总数:1426 条
    留言总数:47 条
    日志阅读:89713 人次
    总访问数:42342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byy-2012发表的博文
兄弟诉讼(小小说)[2018/6/26 18:27:48|by:hbyy-2012]

                兄弟诉讼

                         (小小说)

                           杨



    老二陈安要建新房,新房的地址选在哥哥陈平的菜园子前面。为了新房前边的院子宽敞些,老二陈安就把新房的后墙线划在紧挨老大陈平的菜园子边界线上。

    在破土动工垒地基时,老大陈平来了,对弟弟说:“二弟,把房基往前边挪挪吧,不然,你的新房建起来房荫遮住我的菜园,还能长好菜吗?”

    陈安一听心里就烦了,瞪起眼睛说:“房子建在我的土地上,又没侵占你一分一厘,管得着吗?你的菜园子能不能长好菜与我何干?”

    老大陈平听了老二的话很生气:“你怎么能只顾自己?”

    老二说:“各人过各人的日子,我不顾自已顾谁?”

    弟弟不听哥哥的劝阻,新房就这样建起来了。

    老大觉得弟弟不顾同胞情面又蛮横不讲理,可他又把弟弟没办法,心里就窝着好大的火。思来想去咽不下这口恶气,后来,老大一气之下就到镇上法庭告了弟弟的状。法庭经过现场调查,认为老二陈安确实侵害了哥哥的利益,按照有关规定做出判决:老二每年赔偿哥哥荫地损失费100元,其实不过是象征给老大找找面子下台阶。

    在法律面前老二陈安只好认输,但兄弟俩自此却反目成仇。老二心中怨恨哥哥:惊官动府,用法律制服亲弟弟,算你能!好,100元就100元,,每年按时交付就是,反正这100元钱穷不了我,也富不了你。从此,一奶同胞情绝义断,形同陌路。兄弟俩唯一的关系就是弟弟陈安每到年底把100元赔偿费送交村委会,哥哥签了字把100元钱领回家。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老大陈平老了,老二陈安也老了,但兄弟俩依然老死不相往来。这年春季,老大陈平得了病,夜不能寝,食不甘味,人也瘦得皮包着骨头。经多方求医,却百药无效,后来就卧床不起了。老二陈安却从未照面,反在自家豪饮。老大陈平病情日重一日,眼看不久于人世,奄奄一息之际,把儿子大柱叫到跟前有气无力地说:“大柱,爹不行了,爹,想你二叔,你去叫你二叔过来,爹有话要对他说……”

    大柱来到二叔家里,陈述危在旦夕的老爹之意。老二陈安却不以为然,在鼻子里哼哼两声,一脸不屑地说:“你爹的意思我明白,回去吧,告诉你爹,让他放心。他走了每年100元赔偿费我照付不误……”

    大柱回到家里后,老爹问他二叔为什么没有来。大柱不敢如实相告,编了一个谎言,说二叔也重病在床……

    老大陈平两只凹陷的眼里便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哽咽着说:“大柱,爹要走了,爹对不起你二叔啊……你二叔是我的亲弟弟,十年前爹告了你二叔的状,那官司,他输了,可是,我,我也输了……”

  老大陈平过世后,大柱又来到二叔陈安家里,把一个纸包递到二叔陈安手中:“二叔,我爹临终时,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把这个纸包交给您……”

    老二陈安接过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存款折,上面清楚地写着10笔存款,每年的11存入100元,10年累计1000元……老二陈安顿时浑身颤栗不止,身子一晃扑腾倒在地上大声嚎啕:“哥,哥,我,我输了!我彻底输了……”

    老二陈安愧悔不迭,日夜啼哭,一病不起,数日不治而殁。



标签:hbyy-2012     阅读次数(170) | 回复数(7)
上一篇:君勿只见乌鸦黑
下一篇:弦音荡谷(小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