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秋阳,本名:杨友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njyangyou@yeah.net
  • 个人签名: 本博客文章均为本人原创,如欲转载、改编请与本人联系,否则视为侵权。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4 篇
    回复总数:1182 条
    留言总数:47 条
    日志阅读:59630 人次
    总访问数:55676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byy-2012发表的博文
活 祖 宗(小小说)[2018/5/18 12:09:20|by:hbyy-2012]

           活 祖 宗

                                 (小小说)

                              杨 友



    猪往前拱,鸡往后挠,都是本分。人呢,三分气在就要想着干点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那还叫活着?老满爷就这么想。

    老满爷说,马儿吃饱了草料不让它驾辕拉套它就咴咴地叫,又蹦又跳,把地面踢得咚咚响。那叫“龙马精神”,庄稼人叫那“龙性”。老满爷也是一匹马,一匹老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年届古稀的老满爷没有千里之志了,但老满爷还有些“龙性”,他只想在老屋的小院里栽上几棵果树,仿佛他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还要栽这几棵果树。老满爷这么想着,心里就觉得人生在世就是这么个理儿,活着,就要干点儿营生,干点儿营生才叫活着。  

  栽什么果树呢?“桃三杏四梨五年”,核桃、栗子“爷爷栽树孙子吃果”,嗨,管那些干啥,对他来说栽什么果树还不是一样呢?一辈子没娶过女人,就是一条老光棍。

    老满爷挖了坑,栽了果树苗,然后就从村外的小河一担一担地担水往树埯里浇。人老了,步子很慢,身子摇摇晃晃,水桶里的水却平平稳稳,凝固了一般,不洒出一滴。那叫功夫,几十年练就的庄稼功夫!一粒粒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摔到地面上,老满爷就仿佛听到了脆脆的响声,很动听的。老满爷知道,那响声只有他自己能听到,那是从他心底发岀来的。听到那响声,仿佛他浑身的筋骨备受鼓舞……

    老满爷担了几回,把上衣甩掉,裸着肩背。那条红彤彤的扁担极残忍地压进皮肉里,很深。紫铜色的皮肤被挤压出油汪汪的汗,人老了,就那么点儿水分……

  小河清悠悠,映出一湾古老,映出老满爷山岩般的身影。老满爷蹲下身往水桶里舀水,舀出一曲哗哗的古歌,把水中的天光云影、山峦树石、村庄和弯弯的小路吟唱得舞之蹈之,婆娑袅娜,老满爷脸上的皱纹就颤得如小河水面的涟漪……

    这时,走过来一个人,望着老满爷一脸讪笑:“老满哥,逞能哪?土没脖子的人了,栽那果树你还能吃上果子呀?”

    这个老爷子是柳村最有福气的人,村人都叫他“老福康”,“福寿康宁”之意。老福康儿子、女儿都在城里工作,老福康尽享村人恭敬。

    “嘿嘿,”老满爷抹了把汗,说,“吃啥吃,给后人留个念想呗……”

    老福康撇撇嘴:“你给谁留念想?你一个没儿没女的老光棍儿,埋进土里谁还想着你?”

    老满爷不高兴了:“你这话不对!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知道后世人咋样评论祖宗?”老满爷说完两手一甩,担着水桶走了。老满爷忙,忙才叫活着,忙才有意思,忙是老满爷的享受。

    老满爷一辈子没尝过女人滋味儿,有条件当孙子没条件当祖宗。但柳村人敬佩老满爷,在老满爷壮壮的时候为他刻了碑:“祖宗模范”。柳村历代祖宗仅老满爷这位“活祖宗”获此殊荣。这件事传到县里后,县领导和有关部门对柳村干部进行了表扬,说柳村干部很有“创意”,而且绝是正能量

                               

标签:hbyy-2012     阅读次数(267) | 回复数(4)
上一篇:工人出版社出版的《故事汇(2、4)》收入我4篇作品
下一篇:历险“千里洞”(游记)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