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邓亚男
  • 性别:女
  • 地区:廊坊文安高头河西淀
  • QQ号:1799011647
  • Email:799240382@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3 篇
    回复总数:195 条
    留言总数:10 条
    日志阅读:24024 人次
    总访问数:4658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eng1799011647发表的博文
家喽的婚史【1】[2013/6/20 22:25:49|by:deng1799011647]

家喽,人长得丑,但是嘴能说会道。随然会说,可快四多十了还没娶上媳妇,心里着急可就是没人上这个差。
家喽爹妈死后,留下他和弟弟两个人过日子,弟弟只比他小四岁。家喽负责种地,弟弟倒腾点小买卖,卖个菜啊水果之类的,哥俩的日子倒也过得很殷实。
眼看着同龄人都抱上了孙子,可自己和弟弟两个大光棍就是没人给提这个亲。于是,家喽就求东家的婶子,西家的大娘,前院的嫂子后院的弟媳,让她们有合适对劲的给他哥俩张罗着点。家喽也费尽心思使出浑身的解数,时不时的买点瓜子糖块啥的,献献殷勤讨讨好,可还是没人提给他哥俩说媳妇的事。家喽真的着急了、、、、、、
这天,家喽的姐姐突然回家,说给弟弟找了个媳妇,要弟弟安排钱准备结婚。家喽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见人先把嘴裂开,几声呵呵之后就是:‘我要结婚了,请你们去喝喜酒’。其实,家楼的‘媳妇’是姐姐找人花钱买的一个南方偏远山区的女人,就这,还是姐姐托人抢的邻村一个比家楼还要大的一个老男人的。
家喽催促着族门的婶子大娘、嫂子、弟媳给他赶缝着结婚用的被褥。家喽没有委屈自己,那被褥的布料都是挑最好的买的,四铺四盖,红绿搭配的也挺扎眼。婶子大娘们一边缝制棉被,一边和家楼逗着嘴,家喽得嘴更是象抹了密一样说出的那话都透着丝丝甜味,惹得嫂子们与他开起了大五荤,“家喽,晚上可要悠着点。当心你那小身子骨别散了架”、、、、、、
众人的忙活,家喽终于入了洞房。从此,家喽走路总是腰板挺得僵直,人多的地方也有了他的身影和吆喝声。
日子在锅碗瓢盆的叮当声中过着。家喽稍显憔悴的脸上,隐隐的透出丝丝的愁绪来。家楼不说,也没人问,依旧各顾各家的日子,但家楼却少了刚结婚时那种甜蜜的笑容了。
眨眼,家喽结婚三个多月了。这天家楼找到了族门里的一个嫂子,要她帮忙烙几张大饼,这嫂子纳闷,就问家喽:“你不是也会烙大饼吗?今儿这是请哪的达官贵人啊?”那嫂子一阵语言轰炸,家喽吐出了真相。
原来,家喽结婚后,喜悦的心情被媳妇那听不懂的方言弄得茫然,那女人比他小,家喽白天无论多忙多累回家都要做饭、洗衣。可每到晚上他要和她做那事,都的强拉硬拽和媳妇撕扯半天,才像强奸犯一样把事做完,而那女人脸上流淌的泪水,又让他的心隐隐作痛。时间一长媳妇的语言能似懂非懂一些,他得知女人是在一次去小镇购买生活用品时被拐卖而来的,而且家中还有两个孩子,丈夫也很优秀。家喽从疑惑到完全相信而转变的过程,可以说是他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而且处处为这个女人着想,并作出决定,让女人回家和孩子家人团聚。
家喽这一决定,也感动了那女人,说回家后给他找个合适的,并说还会回来看他的,让孩子认他做干爹。无论女人的话真与假,但家喽决定了把她送走,这才有了求嫂子烙大饼的事儿。他是想让那女人带上几张大饼路上吃,怕她挨饿。他和女人说好把她送到保定火车站,然后给她买回家的火车票。家喽也着实心疼为了娶媳妇给人贩子的三千多块钱,那也是哥俩汗珠子砸八瓣挣来的。
家喽走路又和从前一样有点猫腰,人多的地方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半年后,同村的一个人找到家喽,说在城西的一个村子里看到了那女人。家喽不相信,说自己亲眼看她上了火车才回来的。于是他偷偷去那个村子打听,果然,那女的被一个五十多的老光棍花三千买下。起初那女的把对家喽说的话也说给那男人听,可那男的无动于衷,并且严家看管,死死把守,这女的才暂且留了下来。
家喽对外说从今以后打光棍也不再娶媳妇了,丢不起人。





标签:婚史,史家     阅读次数(481) | 回复数(7)
上一篇:黄河水洗不清我的冤屈
下一篇:我的文字 文/村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