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xgj1107@163.com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200 篇
    回复总数:9763 条
    留言总数:45 条
    日志阅读:652208 人次
    总访问数:89723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nyunyehe发表的博文
徐说制度完善刻不容缓 [2021/11/9 21:53:03|by:xianyunyehe]

徐说制度完善.刻不容缓



  时令有序,世事无常。收缴合作医疗费又如期而至,但是收取资费标准着实让人无奈。从二零零七年每人收费十元,飙升到今年每人收三百四十元,百姓能如之奈何呢,又没人给你设计出第三个选项,只能在“入”与“不入”两个选项中抉择。

  不入吧,在医疗事业产业化的今天,没点风险意识能行吗?一病回到解放前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因病返贫也不鲜见。

两年前在天津的某大医院我耳闻目睹的两事,至今想来仍是泪流潸然。其一,是在一个叫张震副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里,进来一位约莫十五六岁的男孩,张震要他与主管医生搞好关系。怎么搞?切莫说一个涉世不深未成年的孩子,就是闯荡了大半生的我,不也是乖乖地给了这个张震五千元的红包了事吗?否则恐怕连住院都挨挤不上。看到孩子蔫头耷拉脑袋地出去了。我的心在淌血,可怜的孩子,如果不是家长不幸生病,他不也是正无忧无虑的在校园里学知识吗?难为一个孩子,这比公开索贿更缺德。

  其二,在我出院那天上午,儿、女都去办出院手续。我的病室里,进来两位相互搀扶的古稀老人,闲聊得知:他们这对老夫妻的儿子在北京三零一医院刚做了手术,现在妻子又来陪老公住院。

  时近中午,老大姐从兜子里掏出一个用塑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然后在碗里倒上热水,打开塑料小包,我发现里边包裹的竟是一块干馒头。老人小心翼翼沾了一点水吃了起来。我的泪水瞬间夺眶涌出。屋漏偏逢连夜雨,可怜的老人哪,等午餐到了,我定会分你共食。

  这时儿子推着从住院部借来的轮椅进来,推我去停车场找自家的小车。此时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帮老夫妻一点点的心愿都没实现,不知是自责还是同情?反正出病房门时,我忍不住回过身挥手与二位老人家泪別。

  他们是否入了合作医疗咱无从得知,但是不入岂不更惨?难怪收合作医疗款时怨声载道,最后结果几乎是百分百的交了款。

  入吗?今年每人三百四十元,且不说一家五口一笔就是一千七百元,每人几乎正好是半亩地的出租钱,谁能有几个半亩地出租哇!

  开始如是,后续的只能更是一言难尽了。一位好心的农医告诉我,要抓紧花掉属于自己门诊报销的那点钱,年底要清零。清零说穿了就是没收结余没商量。合情乎?合理乎?怎么能说没收就没收呢?国家投入,自己投资的合作,怎么连一点知情权都没有呢。节约归己具有普世价值。我想悄悄问一声:结余归了你,不足的怎么办?你给补足吗?怎么会有一面官司呢?群众利益无小事,不会只是口号。为党工作,为民服务的经办机构就有那么大权力吗?结余转下年也曾有过,怎么就那么随意说变就变呢?

  李总理“政府有权,不能任性”的教诲音犹在耳,合作起码应当遵循合同法吧?双方应该平等自愿。任何一方都不能单方面改变权利和义务,难道平民百姓就只有逆来顺受见怪不怪的义务吗?

  我为群众办实事,若想把实事办好,制度完善刻不容缓。

标签:xianyunyehe     阅读次数(1393) | 回复数(3)
上一篇:徐说贵在坚持
下一篇:跋徐说村民代表选党代表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