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于国祯
  • 性别:男
  • 地区:沧州河间市米各庄镇孙刘庄
  • QQ号:992396160
  • Email:yuguozheng1234@126.com
  • 个人签名: 于国祯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72 篇
    回复总数:8570 条
    留言总数:58 条
    日志阅读:515051 人次
    总访问数:91877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yuguozheng1234发表的博文
多次离婚,发生纠纷[2016/12/23 17:37:27|by:yuguozheng1234]
       出诊途中路过一户人家,这家门口外面是一条村级公路,门口的两侧一边站一个男士大声叫喊;大门紧闭,院子里一个女人大声叫骂。时间不长引来了很多村民围观,听围观者议论才知道这两个人的来历,分别是这家姑娘的第五任与第六任丈夫。村民们知道不好劝解,有人拨打110警察来了后才把那两个人劝走。

       矛盾的起因,要从这家姑娘小红多次结婚离婚说起;现在她三十二三岁已经过六次离婚,七次结婚。十年前的第一次婚姻,属于明媒正娶,经媒人介绍嫁给一个外村的男子,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在以后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经常闹矛盾而离婚,儿子还小判给了女方。第二次,也是通过人介绍,经过简单的相看接触后,她很满意,时间不长就主动去了男方家不走了。这年代性别比例失调造成的适龄青年搞对象艰难,男方的家人对此求之不得,带着孩子大人赶集市,逛商场买衣物,生活用品,金银首饰耳环之类身上带的装饰品。几乎就是有求必应,据说花了不少钱,还给了些现金,半个月后回家。再也不去了。经过媒人调解,要出条件,必须如同其他人家彩礼数额相等程序相同才能结婚。否则;免谈。对方出于多方面考虑,如若答应条件需用一笔不少的钱,把人勉强娶到家,以后也不好相处。只能忍痛舍去。按照潜规则男方提出分手,原来的彩礼花费一律不予退还。况且花费不足一万元也不算太多。也没有过多的追讨。

        近几年年轻人大部分有了手机,能玩微信,小红也是新潮的人,在家带着孩子无所事事每天就是玩手机,第三次婚姻就是在微信里自己聊成的,以后举荐了一个中间人搭一下桥就算成了。她这次的办法与上次如出一辙。当时正是秋收大忙季节。带着孩子主动去了男方家,并且不怕脏不怕累,什么活都干。同时每天与那男士同居;看到这些一家人高兴的不得了。待过完了秋收有了时间,男方带着大人孩子又是赶集市逛商场一番折腾。没有办结婚证,请全体家族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就算结婚了。就在这家欢天喜地庆祝新婚的时候。她又是以回家看看为由,再也不回去了。男方委托了多名中间人说和调解。达成了一个初步一致,男方再拿两万元钱算作结婚。男方以为拿出这两万元钱就等于结婚了。调解人第一天把钱交给她家;第二天男士骑着摩托车来接人。结果;被拒之门外。理由是;这些钱只是算作一部分彩礼。还必须按照其他人家举行隆重的结婚仪式。否则免谈;说白了还是要钱。男方这家人比较刁钻。采取了蘑菇战术,每隔三天五天就派两个人利用夜间不忙的时候,带着些酒菜到她家与他父亲,一边喝酒一边说事。一直说了一个多月,共来了七八次也没有一点进展。最后那家人下了最后决心,钱是不能再拿了,来就痛痛快快的来,决定不来了就把最后给的两万元钱全部退回,其他的花费不予追讨了。小红接到这个最后通牒。这样答复中间人。我在他家待了那么些天。并且每天与他同居,这钱他家不能要了。就是去找小姐也要花钱吧;中间人事先早有思想准备,对她说;同居是你自愿的;这钱必须退还否则法院起诉。待接到法院的传票后,没有敢去应诉就把钱通过中间人如数退还了人家。

       第四任是个安装电视卫星天线(大锅)的,驾驶一辆微型小货车下乡串村安装。那个人也是离过婚的,与她年龄相仿,利用给她家安装大锅的机会,全是天涯沦落人,有共同语言,男方表示了爱慕之情,女方也欣然接受。经常互通电话;有时也邀出去幽会。时间长了男方主动托媒人说和,不管来多少人次,她就是答应订婚,只同意继续交往。

       就是这段时间里 ;小红的父亲原来患有高血压心脑血管病,一天夜间突然发病,眩晕,头痛,呕吐,叫来村医,血压高的严重,属于高血压危象,村医不能处理,必须住院。夜间出租车不好找,况且还需花钱。这时小红又想起了正在谈恋爱的那个安装卫星天线的人。一个电话打过去。十几里远的土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可能男方认为是表现忠诚的大好时机。把病人抬上车说,你们谁跟去立即上车我们马上走;钱我带来了你们不用管,病人不能耽搁。夜间走得急忘记了带合作医疗证;病人第二天需要从急诊室转到病房办住院手续。这位不是准女婿的人,在急诊室忙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还要驾车回村取合作医疗证与村委会的证明信。病人住院七八天,全是人家在那伺候,住院费也全是他包揽的,可是父亲痊愈出院后。小红就拒绝继续交往了。几千元住院费也没有要回去。

      第五任丈夫其姐姐家在一个大城市开着一个汽车配件门市,那个男子就在姐姐家门市里打工,经媒人介绍,并且达到了她的各项要求,办理了结婚证,冬天举行了婚礼,第二年一家三口一同去姐姐家的门市里继续打工,一年后又生了一个女儿,给亲戚打工虽然不是老板,也有可观的收入。一家四口儿女双全,应该算个幸福家庭。按理说应该稳定下来了。没想到的是一年过后。矛盾又发生了,打工累,被人管,收入低。小红又想了个办法,与大姑姐提出;要求出资给建一个门市自己干,不答应就以离婚相威胁。大姑姐答复;想自己干可以;我没有能力为你出资,矛盾逐步升级,后来还是以离婚告终,孩子又判给了女方。据男方说这段时间他们两个人打工的工资她全部据为己有。这样她就带着两个同母异父的孩子在自家继续生活。

       半年后,又有人为其介绍对象,这位是她正式结婚的第六个男人,一个纯打工者,父亲早年去世,与老母相依为命,忠厚老实三十几岁了也没有娶上媳妇,有人介绍求之不得。拿出了这些年的全部积蓄六万元钱,租用了两辆面包车,把这娘三接回了家。一段时间过后,这名男子出来经常脸上身上带着伤,人们在问起原因时,他说是让媳妇打的;为了维护有个家;那男人尽力维护她的声誉,家丑不可外扬。打骂总是忍着,时间长了实在无法忍受了。矛盾逐渐暴露;原来是小红隔三天差五天的要钱,开始总是三百二百的给,以后,逐步增加次数与数额。不用说是逐步增加,就是总按照这种习惯;每隔三天两天三百二百的给持续下去,一般打工族也承受不起啊。后来,男人采取默认的方法,无论她怎么要求;就是一句话“没有”也不强调理由。她觉得实在要不出钱来了,就开始动手打人,男子出于无奈,任期怎么挨打也不还手,不声张;最后发展到追到大街上来打。一是打二是用手抓脸,还大骂;嫁了你这窝囊废,不给钱我这两个孩子怎么养活。这一闹惊动了街坊邻居;好心人主动出来劝解,苦口婆心的劝她;钱有用的就可以了。三百二百虽然数额不算大,如果时间长了要点可以。像你三天两头要,他去哪里弄那么多钱那?再说一开始结婚的时候给的你那六万元钱现在也没动着,实在不行你也可以用那钱啊。就这一句话惹恼了她。什么话没说;骑上电动车带着两给孩子回了娘家再也不回去了。男方觉得实在养不起也不计划往回说和了。反正没有办理结婚手续,当然就不用办理离婚手续了。只是想办法把原来给与的那六万元钱讨要回去。这事谈和容易。

      再说小红,近期有的人知道了不去婆家的详情。本村的一个与她同龄的男子托人去说媒,她就是一口价,十万元钱,拿来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过去,吓得那家没敢接受而了之。最近又有一个外村的前来说媒,男方具体情况不详;开出的价格上涨了一倍,二十万元拿过来可以什么程序不办,见钱接人,后来结果给了多少钱大家还不清楚。反正是她自己又是主动去了那家。两个孩子暂时寄住在姥姥家。

       第六任丈夫听说后;无计可施,想了一个过激的办法。主动联系了他的第五任丈夫。两个人邀好关注她的行踪。知道她在家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去她家讨要被她骗去的钱财。才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110的民警来了也是无计可施,民警们说明;我们是负责维护治安的。只能负责不让你们打架伤人。至于你们这事的前因后果,我们无权调查处理。我建议你们还是立即离开现场;有什么事无法解决,可以起诉到法院。利用法律维护你们的正当权益。

      两个人只好愤愤离去。究竟他们是否去法院起诉。起诉后法院里对这种案件如何判决;这个小红在第七任丈夫家还会发生那种结?笔者与大家拭目以待。



标签:一个女子七次婚姻过程     阅读次数(435) | 回复数(12)
上一篇:骗子盯上了医保卡
下一篇:人分三六九等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