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于国祯
  • 性别:男
  • 地区:沧州河间市米各庄镇孙刘庄
  • QQ号:992396160
  • Email:yuguozheng1234@126.com
  • 个人签名: 于国祯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70 篇
    回复总数:8562 条
    留言总数:57 条
    日志阅读:385040 人次
    总访问数:71403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yuguozheng1234发表的博文
见景生情,回忆当年。[2015/9/20 17:03:38|by:yuguozheng1234]
       某天笔者去邻村的中心小学去接孙子,校址是文革时期的乡政府所在地,原来的旧建筑全已改建成了三层建筑的教学楼。门前广场也已全部硬化,称作文化广场,听说除白天接送学生的家长们在哪里存放电车等学生外,晚上还是村民们聚会跳舞的地方。原来一侧全乡的销售中心供销社,现在已是个体的各种超市。见景生情,看到这些。想起来当年我上初中时的一些经历。

      第一件事,说起来好笑。当年的初中虽然也在这个村,地址离当年这个叫公社(乡政府)有一段距离,那时很少农户有自行车,学生出村上学大部分步行。冬季天短,中午回家吃饭没时间,只能带些饼子,或山芋,或其他食物当做午饭,在取暖的煤炉子上面烤一下,加加温,就那样充饥。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困难,有时带去的食物实在无法下咽,不吃又实在饿,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到供销社去拿大盐粒,用牙齿咬一点大盐粒再吃难吃的干粮,还甭说;就是管用,有盐粒就着就能把难吃的食物多吃点或者吃完。那时私人做买卖叫投机倒把。不允许,什么商品全部供销社经营。食盐更是如此,当时供应的全是海盐,大盐粒,农户买到家还需用碾子压成粉才能食用。供销社的柜台一头磊着一个大盐池子,为了方便销售时用称称分量,盐池子敞着口,在售货员不注意的时候拿一个大盐粒就走了。后来这事有其他同学知道了,也经常去哪里拿着吃,去的人多了,时间长了,有的时候甚至成群结伙去拿,慢慢的供销社里的售货员发现了。供销社主任去告诉了学校领导。校领导在全体学生大会上没有点名,只对这种现象进行了了严厉的批评,同时告诫下不为例。这事才算过去。当然以后就没有人敢去再拿了。

       第二件事。时值文革后期。国家与前苏联关系很紧张。珍宝岛事件后,备战气氛高涨,中学里的学生大部分时间是学习练刺杀,战场救护,包扎伤口,与挖地道,公社所在地的机关部门要求地道全部修通。这些活就全部落在中学生身上了,笔者体力弱,在挖地道的时候不如其他同学干得快。班主任老师追求上进,总想把学校分配给班里的任务提前超额完成,而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因此班主任老师对我们班里这些身体弱干活效益低的学生,另眼相看。总是找机会批评。或故意刁难,开始我们几个没有发现其中的原因。几个经常受到无辜批评的同学在一起详细探讨才找出原因。但是;也没有研究出解决的办法。只能低头忍受。体弱的事实不可能因为老师的批评而改变。后来老师干脆把我们六七个人编成一个组织,称作(渣子队)无论大事小事全拿当作活靶子批评,甚至批判。当时还没有学校开除学生的制度,(政治问题除外)于是老师就想了一个办法。建议我们几个同学自动退学。说否则影响她的前途。

原来的的批评不管多严厉。我们全能忍受,想开除我们就不能接受了。这几个同学实在没办法,就要求家长集体找学校领导评理,提出;学校接收学生标准是按政治条件,学习成绩,还是劳动成果。难道学校变成工厂了,不管学习成绩多好?只要不能干重活就不让上学。这是哪个部门给你们规定的?弄的校领导很尴尬。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这种老师的思维方式是什么。为了自己的一点成绩利益,竟然牺牲几个人的前途。还好;我们几个学生家庭政治面目阶级成分全很好,否则肯定被借故开除的。
标签:中学往事     阅读次数(303) | 回复数(14)
上一篇:做人,要有准则。
下一篇:乡村怪相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