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程明跃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534896883
  • Email:cmy76618092@163.com
  • 个人签名: 武陵山地处渝鄂湘黔四省市交界地区,秀山又处在武陵山腹地,渝怀铁路和渝湘高速公路横穿全县,矿产资源和森林资源丰富,金银花和秀山土鸡远近闻名http://www.bokequn.cn/boke_click.aspx?id=55879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84 篇
    回复总数:322 条
    留言总数:4 条
    日志阅读:159947 人次
    总访问数:34637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cmy76618092发表的博文
一张老照片背后的故事[2019/3/25 11:09:18|by:cmy76618092]

“爸爸,我要读书”



(一张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民中毕业留影)



我听妈妈说,从小就喜欢书,她说,刚满岁时,她和父亲给我搞了一次抓周仪式,她们把书、算盘、笔、和其他食品、工具摆放在一张桌上,把我抱到桌子跟让我自己去抓,我左看看右看看,伸出左手抓了一本,接着又伸出右手抓起一支笔,而且还想去抓算盘,当时父亲就高兴极了,说,今后又是一个书呆子。

在我牙牙学语时,冬天,父亲和妈妈在火桶上烤火,因为板壁上贴有毛主席画像,爸爸就抱着我,用手指着画报上的字,一字一地读给我听后来他教我写字时,教的第一句话,也是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我的童年是在文革中度过的,只记得院子里,时有造反派来贴大字报,长大我才明白,父亲解放初期参加过工作队,当过合作社和大队会计,先后拉过人力车,卖过鸭,做过一段时间的泥水工,烧过瓦,在抱棚和粉厂做过但是他从来不给我他以前的事情我只能听寨子上的老辈子们,零零碎碎给我摆关于他的部份龙门阵,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不管什么手艺只要他有心,见了一遍自已就能学会,他会画画会弹钢琴手风琴拉得非常好,笛子二胡胡琴等乐器样样都能行,那时政治空气浓,经常要搞各种调演,生产队和大队也经常把父亲拉去当差。

五岁,岩门场程家祠堂办起了学校,我虽然还不到六岁,但个子看起来和别的同龄人差不多,来招生的的老师,是一男一女,好像是一对夫妻,两人见到父亲似乎认识,父亲为老师,对于女老师,我曾在《回忆我的启蒙老师》一文中写过,一次我病了,那个女老师上门来背我上学,这件事情至今都还深深地铭刻于心底,它影响着我的一生。

读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由于公社要拆程家祠堂,所以我们全部转到清溪小学去读转到清小后,付老师当了我的班主任,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每次都考班上前三名,经常得到老师们的夸赞。(在《红苕情结》中我写过付老师对我的关怀和鼓励。)

后来父亲脖子上长了很的包块,摸起像岩一样,脖子胖得像小盆子那么粗,有一次他去开家长会,也许是他很喜爱音乐吧,趁别的家长们都还没来,见办公室有一架钢琴,他便坐上去弹了起来,优美的琴声吸引了许多老师和学生,那些老师好像都和他熟悉,等他弹完一曲,都拍起手掌。(在《父亲》中我作了叙述。)

开会后,老师都在他面前夸我,父亲说,是你们教得好他的成绩才这么好,谢谢你们啦。我看到他的脸上带着笑容,我晓得我为他是争了光的。

父亲的毛笔字写得非常好,这是有目共睹的,文革时,家家户户板壁上、柱头上都要写毛主席语录和标语,那些像印刷体一样的毛笔字就是父亲的杰作。父亲的珠算也非常的熟练,算出来的结果丝毫不差,他能把算盘顶在头顶上用一只手在算盘上拨打算盘珠,算出来的结果绝对不会错,当然比起我大伯家的政哥来,又差得远了。政哥能够做到,算盘顶在头顶上,两只手同时拨打算盘珠,两只手打出来的数字都不会错。

父亲不但会纸扎工艺(在《放风筝》一文中我作了详细描写),他也喜欢画些山水画、人物肖像画,而且都很出名,那时候他经常教我画一些山水画,让我临摹鲁迅的头像,画得好的图画,还让我贴在家里的板壁上,整个板壁贴满了我幼稚的图画。父亲教我临摸鲁迅的头像时,他教我先在图画纸上打上一格格的方格子(0.5毫米),然后让我先在原画上量出头像每个部位的距离,然后按比例,放大到图画纸上,先勾出大轮廓,然后再对着原画修改,直到与原画相似为止,所以后来在上地理课讲到比例尺时,我一听就明白了。

当然我也被他揪过耳朵,他病中本来心情不好,看到我没有做好作业或者是做错了,就很生气。

父亲爱看书,所以我也受到他的影响有一次,他牵着我的手从清溪街上东林卫生室中药铺出来,身上的钱用来买药了,我嚷着要看娃娃书,父亲犹豫了一阵,翻遍了所有的衣裤口袋,找到了一张角币,牵着我走了新华书店的铺子,为我买了杨根思的连环画。

每次街上看病,父亲都要到书店去转一圈,看到有新的连环画都要买,母亲口用来衣服的木箱子,被我腾出来,成了我装连环画的书箱。小伙伴们要看书,都用烟纸盒、桃子谷、杏子谷等和我换,看一本连环画给我一样东西,当然这些桃子谷、杏子谷卖得的钱,又继续买新的娃娃书。我记得娃娃书最多的时候,那口箱子装不了,我把母亲的小茶柜也腾出来装我的那些连环画了。

在小学时,我加入了少先队戴上了红领巾,还当了中队长,老师们让我帮助他们批改班上同学的作业,然后发到同学的手中,让我参加了学执勤队,每天中午轮流在校园和校门口执勤。

1974年小学毕业了,当时批林批孔运动正搞得轰轰烈烈,升学由贫协代表推荐,因父亲的历史问题只好到称为“牛圈棚”的民办中学读书。我不知道为啥把民办中学叫“牛圈棚”?也许是在里面读书的人,都是些牛鬼蛇神的子女吧,也许是把这些子女当做牛一样关起来,听到别人在讲“牛圈棚”三个字时,我心里特别的反感,总想和别人骂架。但是在那个年代,又能有什么办法来改变这些呢?

每天早晨,寨上堂哥堂姐背着书包从我家屋门口路过时,我会躲进屋里,趴在床上伤心地哭,在病中的父亲总是安慰我,我哭着说:“爸爸!我要读书!”,父亲轻轻拍着我的头说,你只要好努力,也是可以读好书的,他举了古时候好多名人自学成材的故事来激励我,那段时间父亲和母亲对我的帮助实在是无法用笔写得完的。

1974年下半年,应许多没有升学的学生及家长要求,公社民办中学在八家小学成立了,开始的时候,教初中的有三个老师,数学老师就是八家的,姓程,他还是物理和化学老师,还有一个教物理和地理的程老师,班主任舒老师语文、政治、历史课同时兼任,第二年,由于民中继续招生,又增加了几位老师来教我们。

八家小学当时是在农业学大寨时修的,是在半山坡的岩坡上,把岩头炸开,并砌成坎子弄成屋基修起来的10多间教室,房子四壁是石头墙,外面没粉刷,只在屋里面粉刷了一层石灰,窗子用透明的薄膜蒙着,学校那时还在学校背后的山顶上开了几块荒地做勤工俭学基地,种上一些红苕和玉米,我们劳动课就是扛锄头或挑抬粪水上基地

我们班还开设了兽医课,当过兽医的舒老师上课,理论知识学了,还要到八家大队的社员家里,钻猪圈给猪打预防针。

我们班上的同学成绩都很好,1977年毕业后,有的考起了中专,有的上了高中,有的后来当了干部、工人。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后,我参加1978年的高考而被秀三中高中班录取为高中生.

标签:一张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阅读次数(4330) | 回复数(2)
上一篇:新年过了,火车站、汽车客运站又迎来一波返程高峰
下一篇:热烈祝贺农民互联网成立二十周年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