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程明跃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534896883
  • Email:cmy76618092@163.com
  • 个人签名: 武陵山地处渝鄂湘黔四省市交界地区,秀山又处在武陵山腹地,渝怀铁路和渝湘高速公路横穿全县,矿产资源和森林资源丰富,金银花和秀山土鸡远近闻名http://www.bokequn.cn/boke_click.aspx?id=55879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72 篇
    回复总数:284 条
    留言总数:4 条
    日志阅读:106417 人次
    总访问数:16378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cmy76618092发表的博文
与红苕有关的记忆[2017/9/13 12:36:25|by:cmy76618092]

记得小时候,每年开春不久,农村的人们都会翻空地,准备着栽苕秧苗、种包谷等农作物。

育苕秧首先要选一块向阳的地块,先把地翻开,让阳光暴晒几天,再用锄头耙平、掏沟、开厢,厢面并且要求平整,然后从红苕窖里取出头年贮藏的个头大、光滑园润的红苕种,用手一个一个地铺满厢面,撒一层细土将其覆盖,浇上一些淡淡的农家肥(以猪粪尿最佳),再用两指宽、一米多长的竹片,在厢面边上插成一排拱形的棚架,盖上塑料薄膜,用土将四周密封严实。半个月后,掀开薄膜,厢面就能看见红苕冒出的绿芽,经过一至二天的阳光雨露,长出了滕状的绍叶。



红苕秧长到一定程度,如果不及时剪掉一部份,它就会倒伏,倒伏了的红苕滕细小不说,既不壮实,也成了弯脚脚,栽的时候不好栽,所以这个时候,都要把苕滕剪成四、五寸长的小段,每段必须留三至四片叶子,这就是红苕秧子,剪苕秧时,人们一般都会数一百根秧苗为一堆,用稻草捆成一把一把的,既便于拿,移栽时又有个数,用背篓或竹篼装着,运到早已打好苕窝的地头,一个苕窝放一根苕藤,放进去后,用泥土把苕藤的根部盖住,再脚踩压一下,一窝苕藤就算移栽好了。

栽苕秧的时间久了,腰部会酸痛得直不起来,看似简单的农活,还是相当辛苦的了。

打苕窝也很有讲究,坡地一般是从上往下打,平地则可根据太阳升起的那方打起,打窝既不能很深,也不能很浅,深了秧苗栽下去,会埋掉很大一段苗子,浅了苕秧根部泥土盖得少,不经干旱,窝距有四方窝,品字形,窝距稀了,产量低,窝打厚了,红苕长起来苗子很茂盛,光长滕叶不长苕。

待所有要栽红苕的地都栽完苕秧苗后,红苕厢上的苕种(我们称为苕母子),就失去了作用。把上面的秧苗全部割去后,用锄头翻开,苕种已干瘪变形,有的已腐烂,用菜刀削去腐烂部份,煮熟后喂养家禽或牲畜。

才栽下地的秧苗,开始那几天看起蔫头搭脑的,软软在伏在泥巴上,整块地看去,叶片都翻黄翻黄的,如果遇到几天大太阳,全部变黄,但栽在土中的苕滕却不会死,经过三五天之后,它会复苏过来,长出新的芽叶,除非确认此窝苕滕已干枯,才重新进行补栽,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管的。

红苕秧滕长满了田地后,滕腰部会分支出很多的须根,消耗一些养分,影响地下的红苕的生长。这时人们会将每一窝红苕秧子滋生过多的苕藤掐断一些,只保留其两三根,多余的苕藤一般用来喂猪,而柔嫩的苕尖则成了家中餐桌上的一道菜品。这项工作就是翻红苕。

红苕是葡伏于地面生长的作物,它一般和包谷等套种,包谷成熟后,打了包谷,砍掉包谷杆,让阳光充分地晒,红苕滕就疯了似的生长,人们有空时,也会翻二道红苕滕,不然苕滕接触到泥巴会长出密密的须根,养分会消耗在苕叶上面,根部的块茎就会受到影响。

收了稻谷,挑了稻草,田里种上了油菜,霜降也就很快来临了,过了霜降,绿油油的苕滕上苕叶开始变黑,气温也没有前段时间热了,是该到收获红苕的季节了。

趁着晴朗的好天气,将地里的苕滕全部摘回家来,堆放于阶沿或院坝,晚上的时候,在白炽灯的照明下,妇女们一齐动手开始切苕滕,煮熟或用盐腌于猪潲坑,就是为了冬季猪、牛的主要口粮作准备。



摘了苕滕的红苕,要抢在雨后的晴天,全家老少男工妇女全部出动,开始突击挖红苕,大人们主要从事挖红苕,挑红苕回家装于红苕窖,小孩们放学后,背着牛草背篼,牵着牛到大人们挖苕的地方,将摘了红苕的苕鼻滕集中起来,让牛自已吃,放下背篼,帮助大人们选红苕,选红苕主要是把挖破了苕块分捡到一边,将苕鼻上的红苕抹去泥巴后摘下来,大个的、小个的分开堆放,大个的无损伤的红苕主要用来挑回家贮藏于红苕窖,小个的用来食用,破苕或苕根(很小的红苕)用来喂猪,挖回来的红苕堆在家里像小山一样,母亲让哥哥们选择上好的红苕,窖藏起来留作种苕或留到开春后作口粮。剩下的挤满小屋的红苕却让我们苦不堪言,因为在接下来漫长的冬天,红苕又成为我们全家人的主食了。挖红苕那几天,每天收工时候,挑苕的、挑苕滕的,背的背挑的挑,排成一条长龙,在夕阳余辉的映照下,从坡上浩浩荡荡地往家赶,我们小孩则牵着牛、背着背篼夹在队伍之中,有时还唱着儿歌……

小时候,吃生红苕是常有的事。先把红苕洗净,削去红苕皮,用嘴咬一口就会发出一声脆响,滑溜溜、甜丝丝的味觉弥漫了整个舌头,嘴唇上也留有一丝甜蜜。烤红苕、蒸红苕、煮红苕汤,煮红苕颗饭,家家户户都是尽量将红苕变着花样来吃……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了生产责任制,生活条件变好了,乡亲们开始用一时吃不了红苕,磨成苕浆制作红苕淀粉,红苕粉做的蕨粑是炒腊肉的一种辅助食材。有的人瞅准了这一商机,购买了磨浆机专门走村串户上门服务,收取点加工费。也有的人收破烂红苕专门推红苕粉,做成红苕粉片、红苕粉丝等在街上出售。

每次隆隆的机声响过之后,红苕渣被滤布挤压后被剔除,木桶里的红苕浆水,经过一天一夜静置沉淀,水和白淀粉浆就分离开了。倒去木桶上面的那些清水,剩下的就是已沉淀成块、雪白的红苕芡粉了,用锅铲轻轻起出来,拿到太阳底下用簸箕摊开,让其晒干。

做菜时,用芡粉可以用来勾芡,用芡粉做的各种菜真的好吃,另外一种用途是加工成红苕粉条丝。现在很多人喜欢把腊猪脚、腊排骨与红苕粉条一起炖,那是地地道道的一道特色菜。

现如今,农村种植红苕数量少了很多,人们也仅仅把红苕当成一种零食来对待,超市里紫苕反而成了畅销的商品。街头也有经常卖烤红苕的,手推车上固定着一个大大的烤炉,里面放着红红的木炭火,用铁丝制成的烤筛上,摆满了红苕,烤好后就摆放在盖子上“烤红苕、烤红苕”地叫卖,诱人的红苕香甜味儿会飘散得很远很远。

但我对红苕至今却很喜爱,每当想吃的时候,都会叫妻子从苕窖里取几个,洗净削皮切块,在电饭煲里蒸上几块,当做零食来吃。













标签:cmy76618092     阅读次数(183) | 回复数(2)
上一篇:搭车
下一篇:翠艳不见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