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任付珍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xtnmhzs@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5 篇
    回复总数:71 条
    留言总数:1 条
    日志阅读:37655 人次
    总访问数:4356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tuiwubing发表的博文
年的味道[2019/12/31 22:27:52|by:tuiwubing]

年的味道



春节,在我们山里人叫年下,也就是进入下一个年代的第一天,更是一年到头歇歇脚、迎接下一年劳动、生活挑战的关口,为了这个辞旧迎新的到来,人们不远千里也要回到生育养育的山村,与乡亲们在一起热闹几天。因为年是寻根感恩的最好机会,是亲人团聚的最佳时机,因为年拉近了亲情、拉近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现在,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部分人走上了城市,山里的乡村年下倍感萧条,但是,小时候的年味道一直环绕在心中。

上世纪六十年代,山里人的生活来源主要依赖种地造林,每年生产放假的时间都在二十三、四,正是那个年代的艰苦奋战,才有了我们现在的沃土良田。乡下的年味是从腊月十五抢灯盏开始就显露出来,男劳力还在修地造田,妇女们已筹办过年了,起早贪黑地围着碾磨转。十五日那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和上一盆黍子面,捏成灯盏,吃晚饭前放到门墩上或放到炕窑里,也有放到桌上的,吃过晚饭我们一群小孩就到各家去转,见到灯盏就抢,多的能抢到二十多个,拿回家吃,黍子是粘作物,用开水烫熟后有甜味很好吃,老人们说,谁家孩子抢得多来年就健康幸福。

正式列入年下程序的是从二十三晚上打发老灶爷上天算起,每家都要燃放鞭炮,让老灶爷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一年来家庭生产生活状况,期盼多说好话,留下了“老灶爷上天,好话多说,赖话少提”之俗话。老灶爷上天后的二十四开始扫房子,将铺盖和盆盆罐罐等能搬的都搬到院里,戴上草帽,拿一把扫帚,将屋里屋外打扫的一干二净,那会都是烧柴做饭,烟尘多,打扫后屋内明显亮堂,气味也好多了。二十五是磨豆腐,头天晚上泡好黄豆瓣,找好石磨,天不明就起来拐石磨,上午十来点钟开始烧水,将豆汁倒进缸里,再倒入开水搅拌,淘入布袋内反复揉搓挤出豆汁于大锅内,做豆腐的关键一环是卤水点豆腐,在乡下有一句话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绝对是个不紧不慢的技术活,点少了难成块,点多了豆腐发硬发黄难吃,记得有一次烧锅到多半开时,没了柴火,往炉灶里塞了一把柴火就上了房,下到上数第二个梯橙子就看到豆腐锅沸腾淤出,等到了锅前已是淤出许多,至少少吃四块豆腐。晌午过后,满街上都飘出了豆腐的味道,经过包袱过滤压实半个小时后,用马艳刀剌成四方块,第一块豆腐谁也不能吃,大人必须拿到天地窑下和老少家亲、三代宗亲等神牌下让众位神灵和逝去的亲人尝尝,此后才能分给家里人吃一点,也送给街坊邻居一点,当然,卤水点多了就不能送人,怕人家笑话。下午,将豆腐渣捏成窝头,配上红柿子,吃起来很甜,这也是年前的主要食物。二十六蒸馒头,那会以玉米面为主,过年也很少有人能蒸上一锅纯白面馒头,为不愿落穷,我家的馒头内心是黄玉米面,外包一层白面,称作是鸡蛋馍,或者是白面玉米面两掺,叫作二夹杠。吃惯了两掺合馒头,有一年去乔庄舅舅家,吃了一个净白面馒头,倒觉得太有劲,没有掺玉米面的一咬就碎。二十七送闺女,已出嫁的闺女这一天都要由父亲或哥哥送到婆家。二十八是贴画写对联的日子,都要买上几张画贴在对门墙上,我村写对联的人是小学教师,学校有笔有墨,只拿红纸就行,大街上的吊画由集体制作,包括挂灯笼、大年初一的官火,每年有两家负责,街上、巷道内,挂的到处都是下有四条花腿的吊画,到这几日年味已很浓了,有钱的人几家合杀一只猪或羊,没有钱的攒上些鸡蛋。二十九挂灯笼,集体有二三十个木制灯笼,贴上红纸,挂到街上,晚上由我们这些小孩负责往灯盏里添油点灯,街面上到处红彤彤的,后来有了汽灯,挂在街心洋槐树上,再后来就有了点灯。三十捏扁食(饺子),萝卜条配羊肉馅,大闺女、小媳妇们相互帮忙,放到高粱秸串成的圆形片上,同时再放上一把纸钱,防备毛脚神偷走,如果谁家扁食夜间丢了,就认为是不吉利,诸不知并没有什么毛脚神,原来是老鼠给衔进洞内了。晚饭吃扁食后,本家当户的都到大辈人家,吃熟花生,也炒上几个菜喝酒,相互谈论一年来经过的事情,化解一些磕磕碰碰的矛盾。大年初一是大拜年、烤官火,官火就在我家门口,年轻人都比看谁起得早,能点第一火的人感到最自豪,长庆叔未参军之前,数他起得早,点着火就到我的窗户下敲几下,不大一会官火旁就围来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抬着十几面鼓到每家每户门前敲打,让人们早点起来。天快亮了,大人们起来放鞭炮,领着我们小孩到大辈人家磕头拜年,有给炮的、花生的、糖果的,衣袋里填得满满的。别看这个拜年,就是不跪下也让家族人高兴的不得了,好多不愉快事情就此化干戈为玉帛。白天,村文艺宣传队演出自编自演的节目,将小山村衬托的很热闹,一直到正月初四生产队上工前,这几天是自己安排的,或串亲戚,或打柴火,那个时代虽然生活条件差一点,但觉得舒心幸福、无愁无虑。现在,这些年味淡化了,官火没有了,集体吊画没有了,那个时代的年味也就成了永久的记忆。





阅读次数(252) | 回复数(1)
上一篇:科技帮扶助力城计头乡林果管理技能提高
下一篇:王喜顺缴纳党费及捐助防控物资1万元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