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2062 篇
    回复总数:33999 条
    留言总数:118 条
    日志阅读:6968596 人次
    总访问数:755191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儿时那段难忘的吃肉经历 [2022/1/16 21:02:37|by:xiaojian]

儿时那段难忘的吃肉经历

如今在这蒸蒸日上的好日子里,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在解决了温饱问题的同时,令我们也是吃穿不愁,每天都能够吃到肉也就屡见不鲜了。特别是说到吃肉时,更是想吃就吃,甚至是想吃什么肉就吃什么肉。以至于,在三高问题的折磨与困扰下,儿时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的猪肉,竟然如今也被大部分富裕起来的人们列入了禁吃少吃的行列。



如此一来,也便令我总会想起儿时那段难忘的吃肉经历。每每想起时,心里更是百感交际。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初期,那个缺衣少食的艰苦岁月,甚至就连逢年过节也会因为家里穷而吃不上肉。



在那段儿时的难忘日子里,记得当时吃的最多的食物便是红薯与萝卜疙瘩盐制的咸菜,就连棒子面当时都很少能吃到。



记得儿时第一次吃肉还是八岁时侯的往事了,当时爹还在我县偏远山区的宅北乡收购站上班。



那年春天,爹与在一起上班的十几个同事一块出钱,从附近老乡的家里买来了一头小猪仔,并用从山坡上割回来的野草,以及食堂里吃剩下的剩饭剩菜饲养它。尽管当时因为没有猪词料,加上人都缺衣少吃的缘故,还导致了小猪仔生长的极其缓慢,但到过年的时候也还是长到了一百多斤。于是,在同事们的一致协商中,便由会杀猪的爹主刀,将那头肉猪杀了之后,把猪肉也进行了均分。



记得爹当时在单位分到了八斤猪肉,但他却一点也没有舍得吃,而是利用过年放假的机会全部带回了农村老家。



如果这八斤猪肉只让我们一家五口吃的话,一定可以过一个有肉吃的好年。但爹娘当时都很孝顺,所以把那八斤猪肉拿回家之后,便分别给爷爷奶奶与姥姥家各送去了三斤,只留下了二斤让我们过年吃猪肉馅儿的饺子。



加上娘向来又省吃俭用惯了,还把那二斤猪肉中的一半又藏了起来,所以当时的一斤猪肉便让我们过了个年。



尽管如此,当时我们兄妹三个狼吞虎咽吃猪肉馅儿饺子时的情景,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时,仍还令我记忆犹新。



也是在八岁那年过年时吃了第一次肉的缘故吧!应该是开了个好头。因为打那之后,随着当时自制火枪的普及,平时就练就了一手好枪法的爹,便开始利用工作之余背着猎枪去山上转着打野兔,加上宅北乡又是一个山深沟多的山区乡,所以每次出去狩猎,爹都不会空手而归。



除了打野兔,爹有时也会打山鸡、狍子,甚至是野狗,自此,我们吃肉的机会也便会越来越多。



记得有一次,爹竟然利用周日一下子打住了六只野兔,拿回家之后,被爹杀好炖熟了,还分给了亲朋好友与左邻右舍吃。



为此,也是从那时侯起,爹娘乐善好施的高尚品质不但深深熏陶了我而且还成为了我们家里的一种好家风,并一直流传至今。



也许是受爹娘乐善好施的影响,自此,村子里谁家的鸡鸭鹅死了,或者猪羊狗死了之后,在他们自己又不会杀的情况下,都会给我们送到家里,让爹娘屠宰,也促使我们吃肉的机会越来越多了起来。

当然了,每次把这些死去的家畜杀好炖熟之后,爹娘都会给送来死家畜的农户送去一大盆,而这种礼尚往来的好家风,在我家更是流传了多年。



但后来,这种不明原因死了的家畜,我们就不再杀了,也就更不再煮熟了吃了,因为有一年在红眼病这种人畜共患的传染病在当地蔓延之际,家里穷又爱吃肉的弟弟与娘在吃过一条病死的肉狗之后,也患上了红眼病,而且那种钻心的难受之痛,令人真是苦不堪言。



庆幸的是那段时间,我因闹肚子被村医警告一直不敢吃肉,才躲过了一劫,否则后果也将会是不堪设想。



众所周知,我们北方人都不吃蛇与老鼠,但我却在儿时还有过一段吃刺猬肉的难忘经历。



在我继承了爹会杀猪的本领之后,对于其它一些要杀的家畜,屠宰手法其实都是万变不离其宗。



那段时间,一直心脏不好的三姨,从一位老中医那里讨来了一个治疗心脏病的土方子。说是将野生刺猬的心剥出来,还在活蹦乱跳的时候,顺水服下去就可以治疗心脏病,甚至还可以达到祛除病根的目的。



以至于,那段时间我真帮三姨抓了不少刺猬,也杀了不少刺猬。但不管偏方是否顶事,后来三姨的心脏病还就真的那么好了。



在三姨就水喝下去了好多刺猬心之后,剩下的那些肥硕刺猬便会被我剥了皮,并煮肉吃。



记得那刺猬肉煮出来之后又软又嫩,就是一团团油,沾上窝窝头与馒头,或者红薯吃起来,就别提有多香了。





其实,在儿时难忘的那段吃肉经历中,我还有过一段吃野猫肉的难忘记忆。



记得那是十三岁那年过年前一天的往事了,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就好起来了,加上爹单位那年年底又破天荒的第一次发了数额不菲的年终奖,爹便一下子从农贸市场的肉市上购买了大半块儿猪肉,约合五六十斤。



于是大年前的那天晚上,在把猪肉从大铁锅里煮好捞出来之后,在一家人围坐在土坯房的屋子地上,看着爹边撕扯猪肉边津津有味的啃猪骨头吃时,由于我家居住在村沿儿上,一只肥硕的野山猫应该是在闻到了肉味,便从院子周围的篱笆墙缝儿里钻了进来,并偷偷地溜到了屋子里来吃肉。



为了逮住这只野山猫,刚开始时爹就把正在撕扯的一些碎肉喂给它吃,当它逐渐放松警惕,胆量也越来越大时,爹便趁它不注意,迅速从木门后扯出一根胳膊粗的擀面杖,一下子砸在了野山猫身上,在将它一杆杖打死之后,也因为用力过大把擀面杖也从中间给打折了。



自此,好长一段时间,还害得我家没钱买擀面杖使用呢!



与此同时,爹那晚便把野山猫给剥了皮,清洗干净之后,就放在煮过猪肉的大铁锅里一块给煮熟了。记得当时,由于野山猫肉混合了猪肉味,一直到年后把那锅肉都吃完了,竟然也没有吃出那块是野山猫的肉来。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在物质生活水平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的今天,儿时那段难忘的吃肉经历令我记忆犹新与终生难忘,也必将会成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令我终生受益无穷。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

点击查看原图

阅读次数(724) | 回复数(2)
上一篇:过年
下一篇:五月好美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