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送福 微博 网站首页
首页 农民博客 农民图片 农民视频 农民问答 农民超市 农民论坛 农民招聘 农民微博 农福频道 农评频道
头条 网罗 图话 监督 关注 话题 种植 养殖 农资 行情 加工 农法 情感 两性 劳动 顾问 说理 历史
您当前位置:农民互联网 >> 新闻频道 >> 朝闻天下 >> 农民头条 >> 浏览文章
农民搜索

董青军的散文:2020年的第五个黄昏

时间:2020年03月2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2020年的第五个黄昏


文/董青军




        三弟走了,就在农历2020年的第五个黄昏。
        那天的黄昏来的异常的早,雾气蒙蒙。我在家里隐约听到呼喊三弟的声音,放下饭碗的我,便急急地穿过这伴有夜风惨淡的路灯和泥泞不堪的街道。我知道,我担心了整整一冬天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走进屋里,屋里站了几个戴有口罩,眼色肃穆的邻居。三弟静静地斜躺在床上,脸色发白,已没了气息。二弟四弟拽着弟媳的胳膊,同村的妹妹也来了,全家上下哭作一团。三弟没有和哥言语一声,他就走了,难道他厌烦够了这个世界,厌烦了疼他的大哥、二哥,厌烦了他的父母,兄弟和所有爱他的亲人?想到这里,我鼻子一酸,眼泪骨碌碌地流了出来,滴在了三弟的枕边......
       三弟应该比我小五岁。最早嵌入我记忆里是关于三弟的一张黑白的照片。照片里妹妹站在三弟的身后,三弟蹲在前面,手里拿着照相师傅一只木老虎。从三弟当年阳光般的天真的笑容里,我第一次了窥见生命那种清澈的灿烂和珍贵。
       我捏着这张发黄的照片,重新审视三弟的笑容,难道他不知道青春的年轮到几十年后要早早地终止,不知道在他的天命之年,要和所有的岁月说再见。
        人往往没有这样的神通。三弟同样如此!
        年少的三弟早年患有严重的哮喘疾病,个子高,黑瘦如柴,手臂细如麻杆,满身黑皴,大夏天里经常那件破旧的棉坎肩,这是在我心里永远也抹不去的印象。
         1982年那年,哮喘的三弟和我住在村西新盖的平房里看玉米。夏天酷热难熬,半夜里,我常常被三弟大呼大叫的呼救声惊醒。我拉开电灯,只见三弟痛苦地在喉咙处撕扯着那件老旧的坎肩,上气不接下气,鼻涕和眼泪浸透胸口的坎肩,我无能为力。
       十五六岁的时候,三弟就早早地辍学了啊,他不顾我的劝阻,独自到县城当了一名不起眼的小工。和泥,搬砖,淋灰,翻架,櫈搭都是他的活计,但是身单力薄,三弟经常受到老板的训质。可气的是,一些大工、小工也无端地指责。曾经好多次,三弟哭着跑回家里,又哭着跑回县城。那年冬天,三弟因为口角,重伤了工友,住进了市里的郝村少管所,父母亲听到消息,先是惊讶,然后哀叹,抽泣,落泪,自责。
        记得第二年秋收前,我和父母两人骑自行车看三弟。三弟比以前更高了,身体也壮实了,一双胶底鞋磨得露着脚趾。按照探视的规定,我们有半个小时的见面时间,但是我已经忘记当时互相说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阳光很亮很亮,和这场会面极不相称;那天回来的时候父母双亲不仅一下子老了许多,和我多少还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和距离感。
        后来我和四弟,二弟都去看望他,在没有父母的探视中,我们话语很少,临别的时候,弟兄四个都扶着墙壁,彼此有流不完的热泪。
        四、五年后,三弟劳教期满。回来的那天,三弟在堂屋抱住父亲,跪在地上泪如雨下。
       当晚,三弟掏出他在口袋里仅有的十几元钱到小卖部买酒。我知道三弟这十几元的酒钱,在三弟手里是何等的份量。我们两人推来推去,最后三弟买了瓶“大名滴溜”外加一包鸡汁素肠,那天我们一夜痛饮,父亲母亲则一直陪到天亮。

人生的青春不管是何种本分,它总会在合适的时机里,萌发它人性的光芒。后来,三弟一人跑到省城打工,落脚在了一家影视剧组,从扛道具,搭布影开始,成了一名摄影师。哮喘病也不见了;不久,三弟又收获了爱情,在这个茫茫的城市,安家落户,子女双全,事业有成。省里获奖的影视剧,有不少他曾参与的名字和背影。

         二零零八年夏天,多有孝心的三弟叫上父母到石家庄他的家里小住,瞧苍岩山,看西柏坡,游植物园,逛古玩市场,一个月后,你又把父母双亲送回,还买了不少稀见的水果让我们品尝。邻居听说你回来了,纷纷来家看你。
         那一年,我到省城参加省报成立六十周年庆典,还是三弟到车站接我。那天夜里,我们回顾少年时光,躺在被窝里,说了一夜。“哥哥,咱爹娘把咱几个像北瓜大小的娃娃养大,谁知道爹娘有多苦!......”三弟啊,你的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现在想起来,好像你就在我的身边。你的声音,亲切,还有些沙哑.....
         忘不了三弟和推荐我到青藏高原拍戏的难忘时刻。青藏高原四千多米海拔的片场,天气异常,高原反应让我整天头晕耳鸣,干渴难忍,我的嘴唇裂了好多口子,是三弟花了二百多元给我买来不锈钢水壶,每天给我灌水,拿药。在青海黄南,我经常分不出东南西北,三弟给我指出远处的山峰,告诉我兰采乡,扎毛乡和泽库的具体方位,以便回收道具等材料。剧组停拍间隙,三弟邀我参观热贡艺术馆,隆务寺等乡土风貌,这对于我体验青藏风情,积累了不少素材。

三弟多次劝我放弃家里的几亩薄地 ,到城里和他共同发展,都被我蜿言谢绝。这在以后三弟和我的心迹轨道中,有可能是一种不易被外人发觉的痛,是一种人生的空白、盲点和无奈。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前年三弟不幸脑瘤住进医院,我打算连夜把家里现成的现金送给他,谁知吃罢晚饭,现金不翼而飞!妻子和我手慌脚乱地翻墙倒柜,原来现金滑落屋地中央小麦袋子的缝隙中,那一夜,妻子和我没有合眼,搬开这五六千斤的小麦拿出现金,再把小麦袋子垛好,才算罢手。在陪伴三弟住院的时间里,我急火攻心,头皮像海绵。一个月后,出院回来,三弟头上的伤口长出了头发,我却剃成了光头。
      病情康复的这两年,三弟家里的经济和生活陷入困境,三弟大把地吃药,精神很压抑。在省城,三弟砸过家里的电视,邻居的汽车,三弟的情况越来越很糟糕,就连精神病院的资深医生也对他束手无策。为了保险起见,弟媳好言相劝把三弟“哄”回老家。
        那天,父母和我抱着孙女去看三弟,三弟变了,从一个一米八五的帅男变成了一个佝偻的老头,我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三弟已经认不得我了,认不得生他养他的父母了,他痴呆的眼神和胡乱的话语,让我们吃惊!
        在家里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父母搬过来和弟媳一起照看三弟,三弟的病情每况愈下,他不由自主地爬上房顶,大喊狂舞,竟然抄起房顶上的杂木砸向前来劝阻的父亲,拆坏邻居的太阳能和卫星天线。那天,我和四弟二弟一起把他绑在床头,当时我们难过的心情真比黄连还苦。
        几天后,三弟整天念叨和他熟知的已故老戏骨的名字,不错,拍戏的时候,这些老师曾把他们的戏服签名给他。后来他突然清醒地提出要喝酒,连续两天三弟喝下三斤白酒,然后,睡觉,睡觉,直到永远地闭上了他忧郁的眼睛!
      三弟走了,他从弱者奋斗到强者,有强者到自暴自弃,这是一个有启迪的结局。
      次日凌晨五时,透过小院灰暗的灯光,阴云如墨,肃气弥高。

一夜的人们,手忙脚乱地忙碌,特办简办;当我和邻居抬着三弟的灵柩走出家门那一刻,当我想起三弟和我们永别的时候,他决然再也不能回到这座小院的时候,我吃力地扭头回望父母,只见父母双双死死地拽着那扇破旧的门框痛哭,痛哭!.....

(作者:dongqingjun 编辑:dongqingju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董青军的散文:2020年的第五个黄昏]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贴子
最新博文
农民互联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河北·惠农文化传播(石家庄)有限公司 办公QQ:78396900 中国农民博客QQ群:213551375 业务电话:18849417744
Copyright 2013 nongmi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3017983号 本网法律顾问:河北三言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永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