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通
    

账号  

密码  

您当前位置:农民互联网 >> 农民论坛 >> 乡村振兴 >> 防骗宝典 >> 查看帖子

5466

查看

2

回复
主题:2007:生态源的“大桃集资”骗局 [收藏主题] 本贴被认定为精华  
农民 当前离线

77

主题

3

广播

0

粉丝
添加关注
级别:学前班

用户积分:96 分
登录次数:53 次
注册时间:2013/6/18
最后登录:2021/10/6
农民 发表于:2014/3/17 18:57:00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 

 点击查看原图
 

2007年05月29日

,王俊在庭上辩解。

 点击查看原图
 

2005年7月10日,本报独家报道生态源案。


  以高息回报为饵,河北农民王俊跟他旗下十几个人,利用平谷“优质大桃”大规模集资,集资面牵涉了小半个中国。许多有一定积蓄的老人,“前赴后继”进入了被精心设下的局。

  

2007年05月29日

,“生态源”主要负责人王俊等因涉嫌集资诈骗在二中院受审。4名“中介”人员,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同案受审。

  截至目前,公诉机关已查清的涉案金额约7000万元。

  得到“高人”指点

  

2007年05月29日

上午,“生态源”非法集资案在二中院开庭。


  开庭定在9点半,9点左右,100多名受骗者赶来旁听。由于人太多,法庭不得不加座,同时停止了办理旁听证。

  9点半,检察官拖着旅行箱出庭,箱子里装满了案件材料。辩护席上,9名律师一字坐开,分别为7名被告辩护。

  庭审预计进行两天。昨天对主要嫌疑人王俊的讯问进行了3个小时。在走上被告席之前,他是北京生态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态源)法定代表人。

  54岁的王俊只读过小学,做过几年村干部,改革开放后到国企工作。在到生态源之前,他曾在某矿厂任矿长。1998年“下海”,后来认识了平谷区大华山镇一名干部,并通过他成为生态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当时大华山镇看中我这个人实在,认为我能给他们招商引资。”

  王俊说,开始的时候,想做大事却没有启动资金,这时候他认识了徐海清、侯林坤等人。徐海清等人给了王俊一个“先集资后投资”的策划方案。

  这个方案让王俊兴奋不已。

  以“优质大桃”的名义

  第一阶段集资始于2003年3月。生态源以开借据的方式,吸收了东北地区民间资金4057万元,承诺年息120%,中介费20%。

  利用这笔钱,生态源与平谷区大华山镇小峪子村在2003年9月签订了1000亩桃林30年的承包合同。

  王俊当年要租的千亩桃林,现在是平谷大桃标准试验地。村民说,当年的确有要出租桃林给生态源的事,但村民集体抗议。另一方面,生态源没有履行合同,所以合同后来失效。

  不过,后来生态源利用这片桃林和无效的合同,开始了第二阶段的集资诈骗。

  “我对老百姓说了假话,后面所有的宣传都是假的。”王俊说,当他意识到他所有投资都失败时,已是骑虎难下。

  2004年1月开始,集资进入第二阶段。生态源利用《承包优质大桃合同》的形式,以48%的年息集资,承诺每月定时返款,一年还清。

  生态源除了集资没有任何收入。王俊说,一直到被拘,他还在想办法拉外资去填补债务。

  王俊在庭上说:“我就是没文化,不懂法,没有遇到好的下手,所以害了那么多人。”对于赃款的去向,以及所有的作案证据,王俊称都是底下人运作,具体的运作他都不干涉。

  高息与现实的桃林

  在生态源案中,曾有123名受害者联合报案。他们自己记录的投资金额1260万元,报案金额1027万元。他们中,90%以上是退休职工,平均年龄近70岁,投资最多的有90多万元。

  老谭便是他们中的一员。老谭是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以下简称有色金属院)的一名退休职工,2004年夏,认识40多年的老同事刘晓春向他推荐生态源。高息承诺,让老谭很动心。他决定去实地考察。

  那时候,生态源每周有两次班车接居民参观。老谭到了平谷外贸大楼二层,他发现跟他一起听课的有上百人,有的还是从外省市赶来的。教室四周挂着国家领导人参观大桃基地的照片,还有一些媒体的大篇幅报道。

  事实上,那些领导人照片是王俊从小峪子村委会获得的,参观的桃林与生态源无关,那些报道是花钱请人写的。老谭后来才知道这些。

  市场部经理任向东还带着大家到小峪子村参观桃林,老谭还到桃林里转了转。

  考察回来后,老谭就加入了投资大军。

  案发前疯狂集资

  2004年底,为生态源做中介的刘晓春突然放话,称从第二年起年息下降到36%,而在当年12月18日前投资的则按原息算。听到这样的消息,大家东拼西凑追加投资。

  不过,到了2005年1月18日,生态源按月的返利突然停止了。刘晓春称是电脑故障所致。刘晓春的“上级”王宁还到有色金属院一边安抚大家,一边提醒不要错过追加投资的机会,并现场开白条收现金。

  此后,返利的事被以种种理由一再拖延。直到王俊被捕,投资者还心存侥幸。王宁曾多次安抚:“人在,钱在,公司在,请大家耐心等待。”

  在等待了半年后,2005年7月,看到生态源诈骗被曝光,他们才知道上当了。

  8月25日,平谷分局首次到有色金属院接受集体报案。

  在陆续报案后,他们发现还有一些北大、北航的退休职工上当。截至检察机关起诉,北京共有313人报案,总额2937万元,损失1994万元。此外,河北、天津、山东等地都有涉及。

  早期“流产”的举报

  这场骗局最早是在河北冀中被发现的。

  2004年夏天,冀中工商银行发现大量资金被提出转往北京。银行将情况汇报给当地工商部门,工商部门又向公安部门报案。

  2004年12月29日,冀中公安部门对生态源河北方面中介人员张士林立案。2005年1月,冀中公安到平谷冻结了生态源880万元,并在3月24日拘捕王俊。

  生态源在河北任丘地区共集资3800多万元,造成损失2000多万元,受害人600多人。

  北京方面,有色金属院的代表李光华等人在2005年8月报警,2006年两会期间又通过人大代表反映到市人大,平谷公安随后成立专案组,并在2006年2月14日抓获生态源的领导刘晓春、任向东等5人,并通缉在逃的财务经理王振东(王俊之子)等3人。

  据了解,早在2003年12月初,就有人举报生态源。平谷公安、工商、税务等多部门曾联合进入公司调查,一个多月后撤离,没给出调查结果。

  “为什么那么多部门在2003年底就已对生态源进行调查,还眼睁睁看着他们2004年变本加厉诈骗?甚至在2004年4月还通过了工商执照年检。”李光华等受害者代表认为相关部门有渎职嫌疑。他们已将这些情况反映给市检二分院渎职侵权检察处和二中院。

  7000万只是部分

  

2007年05月29日

,生态源案被控诈骗金额是6996万元。


  主办检察官孙雪丽说,她从银行调资料得知,生态源几个主要集资银行卡在2004年约有2.8亿元流入,与王俊的口供吻合。但王宁打白条收的现金数目还没掌握。因起诉前还没拿到银行原始凭证,只能按已查清的数额起诉。

  “这两者间差额很大,是因为很多人没有报案。”孙雪丽说,起诉消息传出后,已有更多人站出来,甚至昨天庭审结束后还有人找到检察官要报案。“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收集更多的证据会追诉。”市检二分院还在与河北冀中协调,准备并案处理。

  2005年7月10日,本报独家报道生态源案。

  

2007年05月29日

,王俊在庭上辩解。


  本报记者 王俭 摄

  本报记者 周逸梅

  作者:周逸梅 王俭 摄

  (来源:京华时报)

 分享到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农民 当前离线

77

主题

3

广播

0

粉丝
添加关注
级别:学前班

用户积分:96 分
登录次数:53 次
注册时间:2013/6/18
最后登录:2021/10/6
农民 发表于:2014/3/17 19:01:00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沙发 
北京生态源公司诈骗7000万元投资案开庭审理

2007-05-29 15:34:58 来源:
北京晚报




点击查看原图
王俊今日在法庭上受审。高志海摄

点击查看原图
当年的王俊

本报讯(记者邱伟)投资种植优质大桃年利48%!313名民间投资人就在这样的诱惑下被骗走近7000万元。今天上午,北京生态源农业高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俊等7人涉嫌诈骗、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案在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令人吃惊的是,在生态源公司的大桃骗局中,7000万不过是冰山一角。按照骗子们的供述,诈骗的总金额超过了两个亿,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超过了千人。

愤怒、焦虑、无奈、痛苦……所有表情清晰地写在每名被害人的脸上。今天上午的庭审,近百名被生态源公司骗去血汗钱的投资人来到法院,法庭不得不临时加了旁听座位。

“我们这里面有被骗20万的、有被骗40万的,一分钱都没要回来啊!”开庭前,法庭成了被害者们交流的场所。记者看到,被害人大多是头发花白的老人,很多人是平生第一次走进法庭。一名被害人告诉记者,当时介绍投资的都是熟人,也就没多想,却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9时40分,7名被告人被带上法庭。曾经衣着光鲜的生态源公司高层如今穿着号服出现在投资人面前,旁听席上一阵骚动,“就是他,他就是王俊”,“都认不出来了”,“骗子!”

“起诉属实吗?”审判长问。“属实!”王俊回答得声音异常洪亮,他在开庭前剃了个光头,刮了胡子。“我是用虚假宣传骗了老百姓。我当时是骑虎难下,我知道成功了大家获利,失败了我就面临死亡。”

上千投资人就这样被“大桃”骗了

下套银行账户果然收到第一笔回报

从2004年开始,每隔一段时间,位于北太平庄的嘉意写字楼都会开出一辆驶往平谷的大轿车,车上满载着生态源公司的投资人,他们被集体拉到平谷大华山镇小峪子村千亩大桃种植基地参观考察,再到生态源公司“听课”,直到将自己的毕生积蓄交给生态源公司。

退休职工老金就是其中一员。2004年7月,他听说有一个高科技种桃项目需要民间投资,回报相当诱人:一棵桃树每年承包费100元,年利48%,两年资金就能翻一番!而且遇自然灾害利息不少一分钱。老金与生态源公司签了一份“优质大桃承包合同”,试探着投资了2万元。一个月后,老金的银行账户上果然收到了第一笔回报800元。欣喜之下,他陆续追加投资到10万元。

像老金一样的上千名投资人并不知道,他亲眼看到的千亩桃林根本不属于生态源公司。

“生态源公司确实和小峪子村村委会签署过千亩桃园的承包合同。但由于生态源公司拖欠承包费,村委会始终没有实际交付承包权,合同成了一纸空文。”承办此案的市检二分院检察官孙雪丽为记者揭开了骗局的玄机:“但生态源公司签合同时做了公证,又拿到了有关部门的一些批复。投资者信以为真。”

作局

靠“民间融资高手”滚大雪球

“生态源公司没挣过一分钱。它的手段就是靠不停地集资,支付高息,保证资金链不断,把雪球越滚越大。”检察官说。

把雪球滚大,靠的是活跃在东北、北京、河北、山东、天津等地的数十名“民间融资高手”。公司给这些中介人的奖励高达6%到12%,如果中介人弄来的集资款累计达到100万,就能得到12万元的丰厚回报。

“部分中介奖励是以大桃合同方式兑付的,很多中介人同样被蒙在鼓里。”检察官介绍说。有些投资人投资数额大、文化层次高,就被任用为集资中介人,接着他们再把自己的亲友发展成投资人,如此往复,无限扩张。今天受审的有4名中介人,他们被控以高于国家规定的存款利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集资的高峰出现在2004年。”检察官介绍说,银行对账单上的特征很明显,一天之中小额进账达上百笔,然后整笔的出去。散进整出,这正是集资的明显特征。截至2004年4月23日,已查明的账户发现集资进资总量已经超过1.1亿元,而按照被告人的供述,集资总量达到两个亿!用生态源公司领导的话说,这叫借鸡下蛋、借船出海、聚沙成塔。

崩盘

“老百姓‘呼’地一下子就急了”

2005年1月时,老金发现上个月的利息没有到账。公司答复电脑出了毛病。事实上,生态源公司的大桃神化此时已经破灭了。

“2005年1月,河北省冀中公安局把公司的账给封了,投资人得不到返利,老百姓‘呼’地一下子就急了。”说这话的是生态源公司董事长王俊,他一手制造了大桃种植的神化。54岁的王俊如今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与3年前的意气风发相比,好像一下子老了10岁。

警方封账两个月后,王俊本人也被刑事拘留。根据冀中警方调查,其管辖的华北油田参与集资者有600多人之众,集资总量达3800多万元,最终损失2000多万。案发时,生态源公司没留下一页账,上亿资金去向不明。据估计,60%-70%的集资款被用于滚动利息和中介奖励,其他资金已被转移。

对话王俊

“老百姓的血汗钱,我的良心不允许我坑人”

王俊出身贫苦农家,只上过小学三年级,他从生产队长做到煤矿矿长,后来下海接手生态源公司。这位董事长行为做派没有架子,平时吃饭就是一碗面条。无数追随王俊的投资人轻信了他,甚至在案发后还相信王俊可以兑现他的承诺。

“我就想给老百姓做点儿事。可我自己挖了个大坑,把自己给活埋了!”王俊说得声情并茂:“我一生中不坑害人。我想尽各种办法平这个账,为什么?很多老百姓靠这些钱养老送终,这些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我的良心不允许我那样去做啊!”

按王俊的说法,集资都是别人在操作,他这个董事长“不知情”。可实际上,王俊特意安排大儿子作公司出纳,因为“这个事别人干不放心”。目前王俊的大儿子仍然在逃。

最后,王俊突然提高了嗓门,用力挥了一下手:“判了我,只要我能出去,我还要还这些钱,我还要招商引资……”

探访桃农

种桃一年能有48%的利润,那是瞎掰

小峪子村位于平谷老象峰脚下,是有名的大桃之乡。站在村口的观景台上,千亩桃园尽收眼底,这就是平谷著名的桃花海,也是生态源公司一直向投资人炫耀的种植基地。可以想见,当年无数投资人站在这里遥看桃花海时憧憬的心情。

记者走入园中,遇到一位正在劳作的桃农。桃农说桃园都是本村村民按人口承包的,十多年来,没换过主人,也不知道有个生态源公司。承包的事以前传过,但大队从未宣布,后来听说有人被抓了。“种桃一年能有48%的利润吗?”记者问。“再优质的桃,也不可能呀。”桃农苦笑道:“赶上前年那样的雹灾,就赔大了。”

“如果投资人深入桃园详细问问,肯定会发现疑点。”检察官分析说,很多投资人开始也观望,后来发现确实按月分红,又看到早期投资的人收回了本金,开始赚钱了,就放松了警惕。2004年入秋后,生态源公司账户上涌入大量资金,就是因为许多人结束了观望,开始投资了。“这时人们关注的似乎就是高额利息。”

据了解,此次公诉认定的诈骗数额只有6996万余元,与生态源公司集资专用账户上的数额相去甚远。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许多投资人至今没报案,他们还在等待生态源公司有朝一日能兑付自己的集资款。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moon-fant66 当前离线

189

主题

47

广播

2

粉丝
添加关注
级别:版主

用户积分:2958 分
登录次数:321 次
注册时间:2012/9/24
最后登录:2019/10/16
moon-fant66 发表于:2014/3/20 8:43:00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藤椅 
这类事常常发生,真是害人又害己,其实所有人都是被钱蒙蔽了双眼,被高额利息冲昏了头脑。还是保持一颗平常心吧!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Powered By nongmin.com.cn 2013版
农民互联网 © 2006-2012 版权所有